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

说说我的极品后妈(若干问题及其勾结恶警的事实)

(此文写于2009年3月)
其实早想写这样一篇文章发在网上,只是每次下决心写的时候又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就一直没动笔。如果不是她把我逼急了我还是不会写,但是最近两天发生的事让我彻底清醒了,我决定放弃面子把一切都写出来,可能将来还能用得上。
我是家里的独女,我最近不太好,我爸总说我有精神病。他这么说我也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后妈的儿子偷了我的东西,他们还一直不承认。他偷的是我亲生母亲留给我的金链子两条(其中有一条是20的),金戒指三个,大概值七八千块钱吧。全都偷走了,还用假的不值钱的工艺品做了掉包使我在短时间内无法发现,等到我想用这些首饰的时候才发现,但是已经晚了,没抓到现形就没发送他去派处所;所以他们娘俩就可以推脱得干干净净。他们很赖。就在他们偷走金首饰之后而我又没发觉之前,她儿子又偷了我一千块现金。晚上偷的,第二天早上我发现的(又晚了),他们当然不承认,说是外来的贼偷的。我说:我包包里一共四千块钱,如果是个外来的贼就全都拿走了,还给我剩下三千吗?简直可笑。我一提这些事,我爸就说我有精神病。我这后妈是个不一般的老太太,她以前是哈尔滨老独一处饭店的党委书记,1949生人,她从32岁起就当上党委书记一直到退休。潘晶的儿子王明海小我一岁,今年34岁了(独子)。潘晶在我家也有好几年了。他们不光偷东西还找机会“赚”其它的钱,比如我们家买房子之类的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点赚头的。我爸很傻,我也不好处理 
今天是2009324,潘晶今天又发脾气了,还朝我吐唾沫,嫌我揭露他儿子偷东西了。我爸很怕失去这个家,可能是年纪大了(今年69),怕孤单 ,就好象没有潘老太太就没法活了。在潘晶跟我吵架的时候我从来不让着她,本来就是我有理。于是我爸说要出去找人鉴定我是精神病,以便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给潘晶出口气。说出来有点心酸,我现在每次出门,就算只买一点小东西也把所有的银行卡和现金带在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带在身上,我有从来不忘带手表和手机的好习惯,也是因为放在家里更不安全。反正,凡是放在家里的贵重物品都丢得差不多了。现在家里除了被褥和日常用品就没什么了。我想我爸自己也觉得丢东西心疼,但他总是说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照我爸这样的话,以后我家东西还不让他们搞完了 ,他从不为自己女儿考虑一下。 我爸自己丢过5200块现金,但是被我爸抓到了,也是王明海偷的。抓住王明海的时候他已经花了五百就只能把剩下的还给我爸了。为这事潘晶坐在桌子上嚎啕大哭了一场,现在想想真不知道她当时在哭谁哭什么。我爸真是太纵容他们了 。这哪里像一家人啊,我呆在自己家里都要更谨慎点,不如住公司宿舍呢。我家本来有三套房子,都是我爸和我亲生母亲一生的积蓄。只是那套最值钱的门市房被写成我爸和潘晶两个人的名字了。她当时主动说帮忙买,热情地帮着办手续,就在办手续的时候写上她自己的名字了,其实她自己一分钱没出。你说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呀。我经常说我爸傻,引狼入室怨不着别人,我爸就更加说我是精神病了。潘晶那儿子王明海一看就是社会渣滓,潘晶和我爸结婚之前没让我们见她儿子,只是有一次去王明海的店里给我们看了个背影,我们当时都不知道他是谁,等王明海出去了以后潘晶才说,那是我儿子,见过面了该放心了吧(这也叫见“面”呀,见个后脑勺)。后来潘晶跟我爸同居了一段时间,直到最后领到了正式的结婚证才让她儿子经常到我们家来住,也开始了在我们家一连串的偷盗行为;潘晶本人也够毒辣,她今天用激将法让我去公安局和法院门口骂共产党,我当然不会上她的当。她还有个孙子在我家,肥头大耳的很能吃,我什么好吃的零食都不敢买,买了肯定她孙子吃得多,我花钱也吃到很少。我也不敢给家里钱,因为不知道会被用到哪里去,我爸根本都得不到什么。她孙子上幼儿园的钱和一切花费不知道是不是从我爸那出的。我要看帐本,我爸都不给我看,肯定给她家花得钱多,我爸自己愿意,我也无法勉强他了 ,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我爸从来没给过我钱,对我算计得很厉害,但是对潘晶家的人到是很大方的,哎! 我花的所有钱都是我自己赚的。每次我说他们亏待我,他们就说我有精神病,还让我自己去精神病院。他们太缺德了,他们是想让我自己害自己,包括让我去公安局和法院门前骂,都是让我自己找麻烦,自毁形象呢。这点鬼把戏连小孩子也知道啊 ,当我什么人呀 。其实我看出来了,我爸就算是把我赶出这个家也要把潘晶留下,他以后肯定还会干出糊涂事来 。但是买这三套房子的钱是我爸跟我亲生母亲积攒一辈子的钱,跟那潘晶没任何关系。我爸跟了潘晶以后就没赚过钱了。我不会轻易放弃,除非山穷水尽了。当时她在这边联系的给买的,说办手续的时候我爸没在这,就把共有人写上她的名字了,真可笑,我爸不在我在呀,怎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买房子了呢。我这样的坚持是对我亲生母亲的交代也是对我自己的交代。我想过要去告她们,但是现在阶段我自己不想把问题搞大。如果真的闹大了,有两点我比较担心,一是对于他们做的很多坏事我没有证据,潘晶缺了一辈子德,她做缺德事比较有经验,不会让我这个“毛孩子”抓住真凭实据;二是他们的社会关系网比我强大,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有关系那方比较占便宜吧。再说,做了一辈子党委书记的人阴损的招数也比一般人要多点吧。如果他们想什么办法整我,还是我先把事情闹大的。到时候我这有理的就变成没理的了。思来想去我还是先忍耐吧。
转眼过了两天,到了2009326。我的忍耐不但没有为我换来应有的公平待遇,还起到了姑息养奸的作用。今天下午大概17点的时候吧,我正在吃晚饭还没吃完,到我们家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穿警服,另外两个穿治安服。按照一般情况警察应该先出示有效证件,得到居民允许后才进屋,只是今天情况有点特殊,门铃一响潘晶就箭一样的冲到门口什么都没问就打开了门让那三个人进来了;接下来的对话和发生的事情就让人啼笑皆非了。
我:你们有什么事吗?
警察:恩,哦, 啊。。。。。我们来看看
我:那能随便看吗?你们有证件吗?
警察:啊。,,什么。。。证件?我们穿警服了。这不是有警号吗
我:那怎么证明这件警服是你的呢?请出示证件,以便我们核对。
警察:我们穿警服了就不用出示证件了。
  我:啊???那我怎么知道这警服是不是你的,我也不知道你的职务是什么?你执行公务还是以私人身份私闯民宅;如果你是私人身份,我们就不欢迎你来了,如果你是执行公务就必须出示有效证件。
警察:这不是有警号吗,你现在可以去派出所核实我的身份。
我: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
警察:我是谷都派出所的。
  我:你叫什么名字。
警察:我姓马。
  我: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警察:我姓马,叫我马警官。
  我:我问你的名字!!!姓马的多了,没名字我怎么核实呀。
警察:我姓马,我穿警服,不用给你看证件。

说到这里还强行在每个房间里都转了一圈看了看。看完了以后大概也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又进行了下一轮对话。

警察:我们到这里来是找你有事情,不是无缘无故来的。
我:好呀,如果你们找我有事情,请出示有效证件,不然的话我有权不配合你们。
警察:我是来找你父母的,因为是他们约我来的。(说漏了吧)他们说你在家里骂他们。
  我: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你管不着吧
警察:你骂他们,这已经不是家务事了,对吧。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这三人是潘晶找来的。怪不得连证件都不敢拿出来。

  我:你说的不对。这就是我家的家务事。你又没证据证明我犯罪凭什么搀和我们家的事。你到底是找我还是找他们。
警察:大家可以坐下来谈嘛。(诱敌深入的技巧还不错,做那么多年警察了还能连这点技巧都没有,哼)
  我:我还没看到你们的证件,不能跟你们谈,你们先跟他俩谈吧,我先吃饭。


说到这里我就进去继续吃我的饭了,其间我听到潘晶跟那三个人反复说我不孝顺,说我指责他们,骂他们,还说我如何大逆不道云云。我只是吃饭,趁吃饭的时间也考虑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办。
吃完了饭我也考虑好了,我直接走到我房间拿起手机拨了114问到他们派出所的电话,现在114的服务还是不错的(赞一个),他们把详细信息发短信到我手机上:中山市公安局三乡镇分局谷都派出所;电话:0760-23186350;地址:三乡镇文昌路南兴里牌坊。
我立刻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文员黄小姐,这次的电话对话依然让人啼笑皆非。
我:你好,这里是谷都派出所吗?
黄:是的。
    我:我想问一下,你们现在有没有派警察出来到居民家里执行任务?我家的地址是****花园******号。
黄:我查查,你等一下

等待。。。。。。

黄:没查到,请问那位警官叫什么名字(正好问到点子上),穿警服了吗?他们到你家是去做什么?
    我:穿的是警服,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他就是不说他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所以才给你打电话。想核实一下他们是不是执行公务。
黄:那他的警服上应该有警号,你告诉我。
    我:162794
黄:你等下,我再去问问。

再等待。。。。。。

      黄:他是我们的警官。(听听,避而不谈是否执行公务)
      我:那他叫什么名字
      黄:你问他本人,他就会告诉你的呀。(好象她也比较诧异)
      我:他就是不告诉我,我才给你打电话的。难道名字保密吗?名字起出来不就是给人叫的,让人知道的吗?
      黄:他叫马海涛。
      我:他是什么职务?
      黄:什么职务!·#%恩,片警
      我: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放下了电话,我心里有数了,又拿起了电话,拨通了110,接电话的还是个女警。

     我:你好,你是110吗?刚才有个警察来我们家死活也不肯出示证件。
   女警:如果他不出示证件你有权拒绝他进门的。
     我:我知道的,但是我父母年纪大了,他们没问清楚就让他进来了,他进来还就不走了。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因为他不敢出示证件,所以我怀疑他不是执行公务。
   女警:那我帮你接通三乡分局吧,你跟他们局的人反映下情况。
     我:不要了,我想投诉这个警察。我已经往派出所打过电话了,知道他是谁,他是谷都派出所的片警马海涛,警号是162794。但是以上的姓名是他们派出所的文员告诉我的,我没法核实。我要投诉他,请您代我向上面反映情况,因为我本人是平民百姓,说话的力度比较小,谢谢您了。
   女警:好吧,我帮你向上反映一下。如果他只是不肯出示证件,而在工作中没有其他不当表现的话我们只能让他下次注意。
     我:我们就是不想要下次了。希望他再不要来了,虽然他不能把我怎样,但是他的到来会干扰我们正常的生活。这是我们的要求。
   女警:好吧,我帮你反映。


就在我给110打投诉电话的时候片警马海涛已经带着两个治安员逃跑了。试问,如果心里没鬼跑什么!!!
  

这个丧尽天良的黑心肝后妈,自己的儿子偷了我的东西不但不承认还不许我说半个不字,还要找警察来吓虎我,这次是被我破解了,不知道下次潘晶还会想出什么恶毒的方法来对付我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