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3年11月27日星期三

党委书记潘晶肆无忌惮组织非法绑架、逼供



一、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组织恶警非法绑架我的事实

 

概述:本人20131119日遭遇恶警非法绑架:恶警持伪造传唤证骗我开门后非法绑架我,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后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全程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

 

具体经过如下:

 

因为后妈潘晶到派出所诬告我,201311191630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和另外三名恶警均不肯出示证件,也不肯说出姓名和警号,其中一名黑牙恶警手持一张传唤证,传唤证只露出我的名字和公章“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见附件图片“过期失效的传唤证”。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其他内容时就把门开了一条缝,门立刻就被四个恶警拉住了再也关不上了,我看到了传唤证上的时间,当时就给他们指出了已经过期,而且我在自己家里未发生任何治安事件,传唤证上勾选的“根据”项也不对,最严重的事传唤证上没有负责人核准签字,那个公章应该是违规盖上的,这个伪造的传唤证就是骗我开门的幌子。但是已经晚了,他们强行绑架我上了车,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后,没让我本人签笔录,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又把我押上囚车,说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住院治疗。我爸作为监护人随车同行。在开往精神病院的路上在囚车里当我爸得到了我的如下承诺后答应可以不住院而送我回家静养:“我交出我的全部房产和全部存款给我爸和潘晶,我后半生的工资及收入所得的80%都给我爸和潘晶。”最后,我爸还提出让我认后妈潘晶的孙子为干儿子,她孙子已经12岁了,眼睛有点斜,智商也不高,看样子一辈子都很难独立生活。在抢到我全部财产之后又把这么大的抱负丢给我。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我交出了我全部的现有资产,并把下半生将得的资产也都交出去了,我才从恶警们手里换回了基本的人身自由。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办案组姓郑的恶警对我说:“我们这里不讲事实和逻辑,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还说:“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看来恶警、后妈要置我于死地。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的情况:39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平时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被抢夺的财产一部分是我母亲遗产,一部分是我多年工资的积攒。

 

二、我爸的表现

 

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自由期间,恶警要求我跟我爸谈,我坚决要求回家再谈,既然是家务事为什么要在拘留所谈?恶警都想再劝劝我,我爸推着恶警就出去了,那意思就让我在拘留所呆满24小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后恶警蒙骗我说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有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的吗?恶警一再要求我说出“自愿”去精神病院,我坚决不说,也不去;而我爸却急躁的说:“不用跟她(指我)说,两个人(指恶警)一架就绑上囚车了!”这样的亲爹也算是丧尽天良了吧!在囚车上,我出于怕被当成精神病治傻、治死的怕心“乖乖”的向我爸承诺交出我的全部房产、存款、后半生收入的80%,虽然是我的辛苦钱但是给他们两个随便用;我爸还加了条件,要求我把后妈的孙子王毅认为干儿子。王毅:小名乐乐,弱智、斜眼、12岁。王毅的爸爸也就是后妈的儿子王明海是盗窃惯犯,曾经多次盗窃我的财物,已经另行举报,王毅的生母在生下王毅一个月后就去坐台当妓女了,后来跟一个毒贩亡命天涯了,王明海现在的老婆胡群是家庭妇女,胡群的姐姐是二奶,给一个包工头当二奶,你看看,我后妈的这些后代里哪有一个好人,所以谁也不养小孩。这个小孩实际上是潘晶的一个包袱。利用这次绑架把这个包袱压给我了?

用非法手段绑架我榨干我的全部财产后,还要丢给我一个终身的包袱让我一辈子逃不出他们的手心。谈到这里我爸满意了、同意我回家静养了。囚车到达精神病院以后医生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问我爸:“你把自己孩子送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呢?”我爸:“我说了不算。”医生:“你说了算。”多可笑,医生怎么治病我爸说了算???这也暴露的太明显了吧。

 

三、给我爸的劝善信

 

老爸:

 

你现在还好吗?我知道你也很难,你在经受着良心的折磨。你七十多岁了,要保重自己呀!

 

到现在这种程度我只能在这里跟你说话了。你是被潘晶流氓团伙控制了吗?

 

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呀,我的亲爹呀,动不动用派出所和精神病院威胁我,动不动就说要签字当监护人?我是不是精神病 是你说了算了吗?摆明了是迫害嘛!派出所连笔录都不让我签,还威胁我,摆明了也是迫害。

 

扪心自问,我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忘了,我在家给你打点滴,你发高烧我到楼上叫人抬你去医院;你半夜血压高,我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风雪去给你买降压药。这些事你都忘记了吗?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你上下活动跟用人单位打招呼人不让用我,切断我的经济来源不让我到南方找工作,到30岁才给了点钱放我我到广东来谋生,还派了潘晶家的人渣随身监控我,你以为我的专业水平已经在30岁之前退化了,你想证明我狗屁不是,但是实践证明我是有能力的,我的专业水平是得到社会认可的,在国外工作期间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在周围人家的孩子当中,我是最优秀的,这些你都不看,就要置我于死地,让人的良心何以堪呀!

 

你说你喜欢大包大揽,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房子怎么装修你说了算,买任何一样大件你说了算,我出去逛街下午7点回家你都说太晚了,我没有一点自由,更没有秘密;现在你连我得不得精神病这种事情都包揽了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不是个小问题。你心理状态健康吗?你在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下被流氓团伙牵着鼻子走?你自己不能清醒点吗?

 

我不计较你以前做的一切坏事,不论勾结了谁,我都不跟你计较,我只看你还有没有一丝善念。在囚车上你哭了,显露出了一点善念,我非常开心呀,我认为你还有人性,你没有完全被潘晶毒害。但是此后,你反复提到你可以签字当监护人承认我有病还可以让派出所来抓我,用这些事情来威胁我,让我听命于那个流氓团伙。

 

我是一个堂堂真正的人呀,我不想听命于谁;我没有罪,我做的事情不可能不妥,如果我有半点不妥,早就被你们抓住把柄了,因此我也不会因为怕心而接受任何威胁性的条件;有事可以谈,在我印象里你和潘晶从来没有应我的要求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点什么事情,从来都是对我连冤带损、抢话打岔、胡搅蛮缠耍无赖、稀里糊涂下结论。

 

除了坐下来谈话,如果有违法行为可去法院起诉,不要搞非法绑架、逼供。

 

 

最后说一点:老爸,我只想看到你的一丝善念,我想让你还有被救度的机会,不要再跟着潘晶做坏事了。

 

补充:

老爸:

 

你七十多岁了,没有什么名利可追逐的了,颐养天年吧。

 

以前你说你跟党委书记潘晶结婚可以实现你的什么目标,我不反对,事实上你从没从她那里得过半点好处。你七十多岁了,还追求什么呢?你应得的那部分待遇我们通过合法渠道追回,不要让潘晶再搞了!

 

有些事你也该想想:潘晶的一个丈夫在检察院被打死了,你知道是什么人举报她的丈夫?潘晶能黑心诬告我,不能诬告别人吗?只不过她丈夫死了,而我没有死。说实在的,他那个丈夫也是个不知进退的人,潘晶想要的是李根深秘书那样的人,不是一个普通工人(指潘晶的那个被打死的丈夫),也不是你这样的普通工程师。潘晶肆无忌惮迫害我,是对你的“尊重”吗?你还帮着人家迫害自己的女儿?是什么使你失去了智慧?

 

最后还是一点点的劝告:老爸,我只想看到你的一丝善念,我想让你还有被救度的机会,不要再跟着潘晶做坏事了。

 

四、给后妈潘晶的劝善信

 

潘晶:

 

我本没有义务给你写这封信,我是出于极大的慈悲心劝你做人,以保住被救度的机会。因此我首先跟你明确几个问题。首先,你没生过我,没养过我,甚至没有共同生活过,你跟我爸过日子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无关;其次,你并没有给我一个完整的家,这个家庭观念是我爸的观念,但是你们的家不等于我的家,我并没有因为你们在一起生活而受益,所以我不欠你什么,包括物质上和精神上;第三,我自己有工作能力,有积蓄,我爸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并没有额外给我什么经济上的支持,你不要以此为借口乱怀疑、乱迫害;就算是我爸给我多少钱也是应该的,我们家的财产总不能都给你独吞吧;第四,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没有任何罪,因此我不接受任何威胁,对于已经发生的迫害我的违法行为,包括非法绑架和逼供,本人保留进一步追诉的权利。

甚至于在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已经不让我爸再进我的家门了,主要是为了防止你们再次引狼入室。我想你懂我的意思,19号非法绑架我时,是你和我爸一起带领四个恶警到我家里来的。我重获自由以后,我爸几次在我家以“去精神病院签字当监护人”和“叫派出所来”为借口威胁我,目的是要我听命于你们的流氓团伙,把我当成祭品献给你们流氓团伙,所以我不得不防呀。你逼我爸讨好你,动不动以“我走”威胁我爸,因此我爸什么事可以为你做的出来。甚至配合你的恶行,绑架我逼我交出全部财产;并企图把你那个12岁的傻孙子王毅抛给我,目的也是为了减轻你的负担。看样子,为了讨好你我爸把我逼死、累死都不心疼。

潘晶,多年以来我对你付出了很大的忍耐,不是因为我怕你,也不是为了我爸维持这个丧尽天良的所谓“家庭”。说实在的,我天性善良,我很可怜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有那么大生活负担,你儿子品行不端,盗窃成性,你很操心我知道;你还有个傻孙子可能终生都不能独立生活;你家的人多数是人渣,司机很多,车祸不断,有些是流氓成性的,很难在社会上立足,这里也都有你的原因吧。但是你不能因此就嫉恨我,你要知道你家的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我的同情最终换来了这次绑架和逼供,你的一个丈夫就是死于刑讯逼供,你心里没数吗?你已经没有资格跟我坐下来谈了,你的生命已在地狱之下。

你满意不满意我爸、你走不走都是你的事情,不能成为你们迫害我和威胁我的借口。只是一点请注意,如果你不跟我爸过了,请归还我们家的房子,那是我父母的积蓄买的,属于你们的婚前财产,你一分钱没出就写上你的名字了,你不觉得你太无耻了吗?还有,我生母生前是主管药师,在职病逝,按国家规定是有抚恤金的,只是我一分钱都没拿到,我爸也说没拿到,其他普通亲戚也不大可能拿到,以你党委书记的身份最有可能拿到,你还是交出来吧,给自己的生命免点罪。

潘晶,你应立即停止一切针对我的违法行为,包括伺机绑架、逼供、各种监控和其他骚扰行为,不再做坏事,更不要组织别人做坏事,珍惜吧!我的劝告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