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3年12月10日星期二

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公函(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谷都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里绑架我,为了骗我开门、事先伪造公函(传唤证)的罪证;

20131119日使用传唤证: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见附件图片),以下简称“传唤证”,写有本人的名字,因此本人是传唤证的合法持有者。传唤证上的主要问题有:1、传唤证的公章与函头不符,函头是“中山市公安局”,公章(红色)是“谷都派出所”,传唤证上也未体现出特殊法律授权;2、传唤证上没有从存根联撕下的痕迹,只是一张普通A4纸打印的;3、没有骑缝和骑缝章。凭以上特征可以判断传唤证是伪造的,伪造者是《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法定代表人滥用公章,属职务犯罪。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的规定,传唤证需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中山市没有下辖县,因此所有的传唤证都是中山市公安局批准并盖章的。派出所是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不是行政主体,没有有自己的名义和自己的职权,没有主体资格,因此,谷都派出所在传唤证上盖公章属于越权执法的违法行为。

谷都派出所对已有的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传唤证盖住姓名、涉嫌等项目进行了复印,并在复制件上进行了篡改;只是复印件上的“中山市公安局”公章一定是跟原件不同,骗不了人。他们也只能出此下策,盖上了派出所的公章,也正是这个派出所的公章暴露了他们伪造公函的事实和其他犯罪的事实,并成为了罪证。伪造传唤证的目的是为了到我家里来骗我开门,非法绑架我。

、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利用伪造的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指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

201311191630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伙同另外三名均不肯出示证件、不肯说出姓名和警号的恶警,其中一名黑牙恶警手持伪造的传唤证让我跟他们回去。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内容时就把门开了一条缝,门立刻就被四个恶警拉住了再也关不上了,恶警们挤进我家门里。当时我看到了传唤证上的时间已经过期,而且我在自己家里未发生任何治安事件,传唤证上勾选的“根据”项也不对,这个伪造的传唤证就是骗我开门的幌子。我当时拨打了中山市报警电话110,中山市只是把电话转接到本地的分局(三乡公安分局),我在电话里讲了传唤证的一些问题,但是110要求我配合恶警的绑架行为。这也证明这次的绑架是跟三乡分局串通过的。恶警们的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恶警们逼迫我上了车,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24小时,密室就在谷都派出所地下室里。因为谷都派出所没有资格向拘留所送人,因为他们没有办理过合法的拘留手续,所以只能把我关在私设的密室里。密室条件极差,长达24小时我没办法睡觉,只给了两顿盒饭。从人权的角度讲非法困、饿都属于虐待罪。

关密室期间办案组姓郑的恶警(警号:162811)对我说:“我们这里不讲事实和逻辑,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还说:“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
没让我本人签笔录,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关密室24小时后两个恶警把我架上囚车,直接送精神病医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囚车到达精神病院大院里以后停在原地没有走正规挂号的医疗程序,等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女医生来到院子里囚车旁边几经交涉同意放我回家,女医生是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文蔚(南朗门诊主任)。

绑匪的活警察干,流氓渣子全都来自派出所,这已经是事实。中国人的人权还有任何保障吗?

、凭什么迫害好人(指我):共产党凭借流氓本性勾结后妈和亲爹;

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凭什么迫害我?!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后妈潘晶(烂逼书记)出于恶毒妒嫉和流氓本性要杀害我,但是潘晶罗织的罪名、捏造的事实根本达不到法律上的立案标准,警方就伪造公函(传唤证)骗我开门,达到非法绑架我的目的。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才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20131119日,就是潘晶、郭德源带领恶警们上门绑架我本人(如前所述)。只有共产党政府才能这样害人吧!


 



 谷都派出所伪造的传唤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