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我一生中说过的最厉害的一句话——《你们内部清洗时就会把你处理掉》



昨天(2015418日)下午我在《小吃街》吃东西时看见派出所恶警押着一队被抓的人上车,带头的一个恶警是谷都派出所所长(警号:162794)。很奇怪,这队人被押送到这里才上警车,这里是吃饭的地方,当时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可见这里并不是案发现场,那警车为什么不开到案发地点直接把人装进车里开回去不是更便利、更保险吗?为什么把车停远,让被捕对象长途移动显然不利于押解安全;还选择停在人员密集的餐饮区,出现意外几率又大了一些,是最不利的抓捕方案,也根本不符合一般逻辑。这些被抓的人也没有任何反抗,就跟着恶警走过来了。

我不知道这一群被抓者的情况,我只是看到恶警们的具体做法。但是那所长的外观倒是让我吃了一惊。他老的很厉害,我第一次被他们绑架时(20131119日),在非法关押我的派出所密室里第一次见到这个恶警所长,那时他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还不错,看起来是个年轻人,怎么昨天再次见到他时,他显然是个老头子了。想想也就一年半的时间,怎么一个人就能老成这样?!他在一分钟之内一直用侧脸对着我座位的方向,一分钟后他已经押着那一群人坐车走了,他大概是没什么脸面见我这个受害人。我想他外观变得这么差可能是被吓的,人做了坏事以后自己都知道害怕的,想必这所长是被自己的大罪吓坏了。

我回家后把我在派出所密室里与恶警们正面接触的细节重新回顾了一遍。其实我在刚一进入密室的时候确实说了一句令恶警胆寒的话,也许就是这句话使我化险为夷安全走出了密室,我是性格温和的弱女子,我想这是我一生中说过的最厉害的一句话。而我本人当时并未意识到这句话的厉害之处、起到的作用和达到的效果,一年半后的今天如果不是看到老化以后的恶警所长也许我还不会想起这句话。

刚进入密室时,一个恶(辅)警到密室来提审我,与密室看守一问一答,看似随意,其实是想敲山震虎,给我一个下马威:

    辅警:“你(指我)到这边来。”
密室看守:“你不怕被她(指我)投诉啊?”
    辅警:“怎么投诉?(指我)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密室看守:“呵呵!”
我:(很自然的说)“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投诉你,你们内部清洗时就会把你处理掉。”

当时密室内静了一下,出奇的静了几秒钟。而我当时浑然不觉,只是奇怪他们的敲山震虎怎么突然没了下文?然后这个辅警(我至今不知其姓名)迅速带我到询问室做笔录,笔录时我还是奇怪,怎么都是表面化的问题,没有诱供,没有质问,还一直都让我说自己的观点?这份笔录到最后也不拿给我签字?这些经历当时就一个“奇怪”就挡住了,我也没有往纵深想一想。

在我的印象里当时的对话就这么几句。我现在回忆这简短的对话时发觉这里面恰恰有一句恶警们最怕听的话“你们内部清洗时就会把你处里掉”。任何一个恶警都怕听这句话,包括那个辅警、看守、在监视器里观察我的反应的所有恶警和所长。也许他们还排练过其他震慑我的对话,也都被这句话打住了。

我当时很自然的说出这句话,因为这句话对我、对正常人不算什么,好人不怕听这样的话,如果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会一笑置之吧。这句话之所以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是恶警怕听的,而且是最怕听的。受了“刺激”的恶警们都比较异常,那个辅警辅警蒙头转向、魂不守舍的为我做了笔录;第二天姓郑的恶警(警号:162811)对我歇斯底里大吼“我们这里不讲事实,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和“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这些都是恶警们受刺激以后的不同反应吧。

恶警们表面上凶恶、猖狂,实际上他们很恐惧,清洗他们比迫害好人容易的多吧!看看他们在真相面前被吓成什么样了!我们根本不需要以暴制恶、流血牺牲,那太不值得了,我们只需要传播真相,当大家都明白他们的流氓本性时,他们也许早就被吓死了。



P.S.2017.1.14

时至今日,根本真相已经讲清(见附1),再也没可能这样迫害我了。真相一出,他们的恶报也已经一目了然(见附2),恶报之一就是前述的“内部清洗”,当时我不经意说的那句话一语成谶。恶警们当时的反应也恰恰说明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附:

1、《我太孝顺!我天生孝顺!》

2、《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