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8月2日星期日

街拍《狗特务》——第一天(2015年7月29日)


街拍《狗特务》——第一天(2015729日)

 

中共除了绑架、杀害等暴恐手段,还派很多狗特务跟踪、监视受害人,这些都是中共流氓治国、恐怖统治的组成部分。正好,那我也就观察观察狗特务们吧!把这些臭流氓都拍下来让大家都来看看。在我眼里,这些狗特务们都是些下贱的傻逼,驴马烂子(东北话:狗杂种、狗逼养的渣子),一看就不是正常人。中共现在是在利用他们,给他们点钱诱惑他们,纵容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利用完了就拉他们去陪葬。这些流氓渣子唯一的下场就是遭报应,他们的生命已在地狱之下。根本不需要别人治他们,他们内部清洗时随时可以处理掉,一点不手软,只不过不以受害人的名义,受害人也不需要专门为他们做什么,他们自己就能把自己都弄死。

在楼梯上拍到第一个人是个年轻男子,可能是要趁我不在家非法搜查的,是会用万能钥匙开锁的那种(见照片1:开锁特务)。因为我出去的时间选在下午两点,这个时间应该很少人出入,上班的应该早就出发了,下班的还没到时间回家,因此不可能有人与我同时开门和关门这么巧的事情(上下班的高峰时间很可能的,因为大家都差不多时间开工、收工)。而且是年轻男子,看样子不像读书的孩子,已经工作了,如果是做正经工作的,他现在应该是在办公室,可见这个人不是正经上班的,不上班还能在这里租房住吗?不是特务是什么?这类特务的共同特征是这样的:他们有男有女,安排谁“上班”谁就到公安布设在居民区的藏身处来,所以这类特务很多都是生面孔。我们这栋楼里也设有他们的藏身处(也可以说是据点,就是公安征用的一套住宅),我家门一响他们也开门出来,装作巧遇,虽然这样会让我看到他们的真面目,但是因为他不暴露身份,所以看到了也没用。他们为什么非要在我面前出现呢,等我完全走出小区他们再出现不是更保险吗?不是这样的,他们是要看清受害人(指我)本人,以免搞错。他们从公安那里拿情报上有我照片,他们就是直奔我家来的,所以就要看准了我本人从我家门里出来,他们搜查的目标也都要跟我本人有关,因此见不到本人是无法搞特务工作的,这是这类型的特务工作的必备步骤。所以长期以来只要我家门一响,特务就会出来跟我照个面然后装作下楼(或上楼),等我一出小区他就会拿出万能钥匙开我家的门、非法入室、搜查等等。今天这个年轻男子也是这种情况(有时候是女的),我就给他拍下来了。这个人不算意外惊喜。

在院子里和在小区门口没有发现特务,这个跟我坚持讲真相有关。如果小区院子和门口有人,一定是特务无疑,这么热的天谁不躲在家里吹空调?没事堆门口干什么?所以我在前两个月一看见门口有人就大声讲真相,我讲真相的时候声音大,整个小区都能听到,那些特务都没脸在门口呆着了,看来他们改变招数了,不在门口放特务了。

我走到街上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个意外收获,呵呵。这人是我的邻居502,上个月他家空调漏水,流到我家阳台上,我上楼敲门找他,所以我知道他是我的邻居。我以前不知道他是干什么工作的,今天我一出来就看见他坐在路边电动车驾驶座上,我就走上去问他是不是干这行的,他说是,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对话哈!其实问题恰恰暴露出来了,如果真像他自己说的是干这行的,我们老百姓叫做“蹬三轮的”,就是短途载客每位5元的,他说他是干这个的,干这行的肯定买不起房,但他在我们的花园小区里租房,租的是大三房一厅,正常吗?还有更奇怪的,这人装修房子声音蛮大,还用电钻,搞了几个月还在搞。我以前认为楼上是新买房的业主,现在证明不是,是个蹬三轮的租的,既然是租的房子还用得着大搞装修吗?还搞几个月?可见,这人不是真的“蹬三轮”的,这是他的掩护身份,他是《便衣特务》,房子是公安征用的,在房子里搞的所谓“装修”大概是安装专业监控设备。正好,他就是我要拍的对象(见照片2502便衣特务)。

502不远,有两个游手好闲的烂仔,装模作样看手机。我看他俩就不正常,这么大热天他俩不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呆着,在路边上暴晒看手机?太不正常了,除了特务谁这样?我把他们也拍下来了,就在我拍的过程中他们两个赶紧发动摩托车跑了,但还是拍到了。如果不是特务会怕吗?用得着跑吗?现代社会街拍的图片遍地都是,心里没鬼看见照相跑什么呀!(见照片3:逃跑特务1/2和照片4:逃跑特务2/2)。

再往前走不到一百米吧,看到了嚣张的特务,拍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转过脸去,不让拍,还用邪恶眼神瞪我。这两个人也是明显的特务了,大夏天的,下午两点多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他俩不在房间里,也不在有空调的地方,而是在路边上暴晒聊天,有天大的事情吗?是特务无疑(见照片5:嚣张特务,没拍到脸,他们躲的很厉害)。

上面已经提到6个特务了吧,等级、分工各不同。这还没算隐藏在路边店里隔着玻璃看的,在路边车窗玻璃后监视我的和我根本没发现的。从小区出来到市政马路之间就这么一小段路吧,总长度也就500米左右,暴露的特务就有6个。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一点不过分。这还不算结束。

我横穿市政马路时有个特务一直拿着手机跟着我,这个特务倒是拍的很清楚(见照片6:马路上跟踪的特务)。好像正常人过马路没必要举着手机吧!多重要的事情非要在过马路的时候讲,讲完了再过马路不行吗?也不利于安全呀!

终于到了超市附近了,从超市附近的专卖店里忽然蹿出3个特务,这三个人一看就不是正常的顾客,看看吧,三个大男人一起出来买衣服?现在是7月份,不过年不过节的,三个男人一起出来采购了?看样子像农民工?有农民工在工作时间不做工,到专卖店里消费的吗?(见照片7:三个特务一起采购)

到我购物结束走出超市的时候看见一个《娼特》把车停在超市门口等我,以前也见过这样的,开车的特务专门把车堵在超市门口等着我,看见我以后就开车走了(见照片8:开车的《娼特》)。正常人能把车停在超市门口吗?超市门口肯定没有停车位,正常人完全不可能这样停车,保安立刻就会过来把你赶到车位上去。比较遗憾没来得及拍车牌号。回来的路上在银行门口还看见另一个《娼特》,因为当时的角度和时间不允许也就没拍下来。

12个了吧!往返路程中暴露明显的特务就有12个!拍特务很磨练人的拍照技术,因为他们努力不让人拍。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人要拍我,我会怎么想,如果真是街拍就无所谓吧,反正只有照片,又无法栽赃什么事实,就算街拍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公开了,人家也只是看到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恶意抹黑另当别论,但是对于完全不认识的人,恶意抹黑也很难做到吧,说出来未必有人信呢,现代社会大家都要看到真凭实据才相信呢。那么这些特务为什么怕呢?想想很简单啦,特务们的想法与正常人刚好相反,特务们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们很怕自己的照片被公开,特务暴露了还怎么当特务?还有一点非常可笑,我一举起相机他们就躲,这也证明这些人确实是在跟踪我,他们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我身上!他们心里很清楚,我一拍就是在拍他,而不是在拍街景,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有鬼。

从我的观察中可以明显的看出特务们的行为跟正常人是不同的,我不敢说我的判断100%准确,但是应该也不会有大的偏差。我是什么大人物?完全不是,我是小老百姓呢!对一个正常人派这么多特务做违法的跟踪、监视,这是共产国家的特色吧,我想在西方国家你去求政府这么做人家都不会同意的,这得多大的预算。所以我很好奇这些特务收入如何,他们“出场”一次3块还是5块?应该比5毛多吧!他们的人格就这么不值钱!

 

照片(共8张):


 
 
1:开锁特务

 
 
 


2502便衣特务


 
 
 
 3:逃跑特务1/2
 
 
 
 
 4:逃跑特务2/2
 




5:嚣张特务
 
 
 
6:马路上跟踪的特务
 
 
 
 
 
7:三个特务一起采购
 
 
 
 
 
8:开车的《娼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