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罪恶的强制失业:揭露中国南玻集团的流氓本性

 

在遭遇强制失业的迫害以前,我只在公开发布的招聘信息里找工作,通过面试(含笔试)程序入职,并签订劳动合同。这么做是基于两个考虑,第一,我认为自己的水准够用,人品也好,不需求人,自己能养活自己;第二,我走的是正路——依法依规应聘的程序,我光明正大,正常找工作、干工作,至于谁在暗中设圈套迫害我,都没有我个人的原因,我只是将计就计找工作、干工作,我是单一性质的受害人。

在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暴露以前,都是各个公司(指与我签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出面强制失业。每次我找了新工作以后一段时间又被强制失业,我只是奇怪我这是什么命?!而我并不知道是共产党指使他们故意害我。(关于共产党绑架我、迫害我等事实见附链接)

其实公司早就知道,我周围的人早就知道!他们很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当时就是故意的,他们与中共狼狈为奸,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透露一点真相,比如,我工作过的《中国南玻集团》(股票代码000012,公司网址www.csgholding.com,以下简称《南玻》)。随着潘晶的暴露,所有跟随共产党迫害我的那些人也都暴露了。当时是他们折腾我,现在变成我回看他们的“丑角妖戏”。

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我本人出淤泥而不染,历经迫害、高洁自显。我一生堂堂正正,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独立生活多年,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揭露的是中共邪党迫害我的事实,人们看到这些真相就不会再相信中共的造谣欺骗,回归人类应有的人性和道德,在天灭中共的时代这种揭露是最大的善事。

 

一、流氓本性初暴露:刚一见面就装逼;

 

1、《南玻》开始装逼;

 

通过网上公开招聘和测试,在收到书面的录取通知后,我于20061020日正式到《中国南玻集团宜昌南玻硅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南玻》是国内有名气的老牌上市公司。我应聘的是技术翻译职务,本科毕业,工作经验9年半,之前的工作地点在广州。该公司总部在深圳,但是我应聘的是其在内地的子公司。于是我从广州做火车23小时抵达了该子公司的所在地——湖北省宜昌市猇亭区。本来说好公司的车到火车站接我(因为我是第一次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下火车以后给公司打电话,他们说:“车子都有事,没时间接你,你自己坐出租车来吧。其实公司地址实现都知道,出租车也很方便,我很快就到了公司。

其实我并未要求公司来接我,是他们主动说安排车来接我的,当我到达后打电话给他们时,他们又反悔了,都是他们自己说的。我当时觉得“怪事”,我又没求他们来接我,他们为什么要主动说呢,压根就不说接站的事情不是更好吗?!其实他们是想让我自己求他们来接我,但我根本不求他们,他们就自己提出接站,然后再找借口取消,其实是装逼、羞辱我,你(指我)受不了这个气就走人嘛!我才刚刚报到,没招谁没惹谁,当初我也没下跪求你《南玻》用我!至于这么装逼吗?!

 

2、郭建辉连医院的体检报告都不相信,谣言来自官方?!

 

入职后不久公司要求体检,医院的医生当着我的面给《南玻》打电话问应该检查什么项目,我好生奇怪,为什么这样问?现在看来就是完全按照南玻的要求在体检了,其他人是不需要体检的,专门检查我一个人!如果没人造谣,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体检。

当天下午拿到体检报告,《南玻》(宜昌)人力资源部经理郭建辉一看我是完全健康的,当着我的面就说了一句话“你怎么可能没病呢?”我回答“你希望我有什么病?”周围的人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我当时真的把这当成个笑话。这样的对话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不止一次。

郭建辉是《南玻》的中层干部,为什么连医院的报告单都怀疑呢,是因为他认为他的消息来源是比医院更权威的人和部门。现在看起来消息来源已经一目了然了,就是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给我造谣了。

事实证明,潘晶造谣了我有多种疾病,在《南玻》的下一家公司甚至要求我检查“艾滋病”项,还有“梅毒初筛”“乙肝表面抗原”“丙肝抗体”“结核抗体”,甚至还有一些毒品的检测,如“吗啡MOP”“安非他命AMP”“可卡因COC”“大麻THC”“甲基安非他命MET”,大概还造谣过我吸毒?当时,都说是必检项目,

 

3、《南玻》把信誉当成“孙子”踢来踢去;

 

我来的公司还不到一周,总经理王会文就找我谈话:(注:人事经理郭建辉在场)

 

王会文:你来之前工资是怎么谈的?

    我:这个我在来之前就已经跟人事经理郭建辉谈妥了(我心理疑惑:怎么回事?不是都谈完了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的心都吊起来了),不求比我原来的收入高,至少不能低于原来的工资水平,也就是跟我原来的工资一样6K,我没提更高的要求是因为我更看重这个锻炼的机会。(呵呵,我当时把这当成正常的工作了,还在想着怎么增长点本事)

王会文:你要求的工资比你部门经理的工资都高,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他的工资条(我当时说:不用了。我又不是来跟经理比工资的),所以我们不能给你这么多!我们只能给4.5K,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

我:...........问题不大,我真佩服我自己,TM能忍啊!(你现在才说你给不了这么高?你早干什么去了,你早说出来我就不来了,呆在原来的公司还不会降薪呢,还有那23个小时的火车啊!我是长途搬家呀!还“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这句最厉害,看起来是好大的恩惠呀,坐飞机(只是不知道真到我要走的时候他们能不能舍得)其实是威胁我,你不听我的我就要炒你了。我缺你那张机票吗?我故做轻松状跟老总说:没问题,4.54.5,我主要是觉得大公司有信誉(我的汗啊,这叫信誉啊?!)。

 

还没等到第一次发工资,老总就开会宣布:公司要实行绩效考核制度。说了很多,对我们这些普通员工而言就是一点最重要,就是从今以后要把我们的工资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础工资,第二部分是浮动工资;其中第二部分是可变的,也就是说刚刚答应我的工资还有可能再变,具体怎么变,不知道(我估计上调的可能不大,因为这是个新公司,还在筹建阶段,没有什么效益,也就没有上调的理由,这一点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会上还一再强调,个人的工资保密是公司的制度,不许询问他人工资也不许把自己的工资告诉别人,谁违反了这一条就按制度处理(冷笑中)好狠毒的招数呀!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信,我的工资是老总亲口说的,他还能说话不算吗?这么大个人了(50来岁了),也是这么大个公司了,还能赖我这点钱吗?哈哈哈,中国的老百姓从来就是象我这么信任组织,信任到天真幼稚的地步。等到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我看到工资条就傻了,基础工资2.2K,浮动工资1.5K,总数3.7K,只有原来的60%多一点。我彻底无语。

 

顺便说一句,就在发工资的当天晚上(1110号),公司的大小老总还有部门经理就出国考察了(其中包括文化活动,因为往来信件是我翻译的,所以我知道他们的活动大纲),要到1127号才来上班呢!

 

4、受迫害的不只是我;

 

我拿着仅有的这点米,左思又想还是找到了人事经理郭建辉,因为毕竟两次谈工资他都参与了,我先问他:你还记得上次老总找我谈话时答应我的工资是多少吗?他在纸上写了个4.5,因为有其他同事在场他不方便说出来(这是公司制度!呵呵),我说对就把我的工资条给他看了,然后问:这是什么原因呢?他说:我问一下,我问一下(在这里他还没有彻底暴露,还在装人呢)。我曾经侧面问过我们公司那些应届生:你们的工资数都对吗?他们的回答更令我意外:从来也没跟我们确定过给多少工资,人家给多少我们拿多少。受迫害的何止是我!只是受迫害的形式不同。

 

二、流氓本性的具体表现:反复克扣基本工资;

 

过了春节以后,具体说是20074月开始,出面迫害我的主要是两个人(其他人都是辅助):技术联络部(我所在的部门,其实是翻译部)经理王声容,主管副总经理蔡焕斌。迫害的主要方式:滥用职权克扣我的基本工资。

他们每月从我工资里扣100-200元,除了第一次外事前不谈话,也没有任何公告。从他们第一次克扣工资开始我就找总经理王会文反映了情况,并一直坚持讨说法,但是从没得到过明确的答复也没见到实质性的改善。现在看来这反反复复的过程就是故意折腾我,是对我的迫害过程,也是《南玻》流氓本性的具体体现。

 

1、四月:王声容开始折腾我;

 

我是女孩子,宜昌南玻地处荒郊野外,只有走到国道上才能有公共汽车,公汽是9点钟最后一班,因为偏僻,所以几乎没有出租车和摩的,从公司大门到公汽车站这段路要走10分钟左右,没有路灯。这个困难我跟部门经理说过,因为他有车,但是他说不会送我,我说:你不送我可以安排其他人送我呀。他说,我凭什么帮你安排!我又跟蔡副总反映困难,蔡说:我不管,你自己解决。我跟蔡说,我整天熬夜加班没钱拿(南玻没有加班费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我累病了,请病假肯定是要扣工资的呀,这位副总说,我们公司请病假是不扣工资的。哈哈哈,你们听说过吗?在公司打工的人请病假可以不扣工资?王辉(跟我做同等职位的同事,女)能加班到10点是因为她不用做事就坐着等时间休息,因为她的水平不能独立工作,只等我做完了自己这份王声容就会把她那份再分配给我,实际上我是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这还没完,王声容和蔡焕斌还不正当联手到总经理那里要求炒掉我,借口就是“免费加班到10点是南玻文化,而我没加到10点就是不能适应公司文化” (注意:不是没加班,是没加到晚上10点)。

                                       

2.、五月:蔡焕斌开始无理克扣我工资,王和蔡合伙折腾我。

 

59日蔡副总找我谈话,说要扣我工资,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上个月发生了不开心的事情(我知道他是说炒我没炒成那件事),我说那件事情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不是我让你炒我的,凭什么扣我的钱呢?最初他企图以理服人,找了很多借口企图证明超时工作是应该的,我跟他说:我从来没迟到过,没早退过,连病假都没请过,平时从来不多说话,工作有质有量,效率很高,这是很多人都亲眼所见的,我这样的员工还不是好员工吗?你还有什么理由扣我的工资呢?他越说越没理,最后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了,好搞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领导,后来他有点恼羞成怒了,说:反正这事我就是定了,我就是要扣你的钱,希望不要影响你今后的工作情绪。然后就让我出来了。第二天发工资条的时候果然少了200

 

524日下班后(18:00)王声容说要加班翻译,说是以前分配任务时漏掉的,明天跟老外谈判要用,让我们补译,然后把资料分给了我们。他一再强调说是“公平分配”,每个人的页数都是一样。一听说是他自己漏掉的我就开始疑惑了,因为这个人一贯仔细到恐怖的地步。比如,他每次发给我们的文件几乎都是去掉的头和尾的,以便让我们无从知道我们自己翻译的是什么东西,重要文件的中间部分也经常会抠掉几块呢!这样一来,就只有他一人知道全貌了,而我们只是翻译匠。这样的人能把工作任务漏掉吗?我当时就非常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说明他没漏掉,只能硬着头皮接收翻译任务。但是疑惑依然存在,我就数了一下他分给我的那一部分资料。天呀!!!!!足有100多页呀!!!如果按照他所谓的“公平分配”的原则,那别人也都有100页吗?我们一共4个俄语翻译,那之前不是漏掉了400-500页了吗?那工艺包一共才多少页呀?简直可笑。至此,我完全确定了他是故意的,并平静的问他:今天晚上加班到几点呀?他说:今天晚上就要全翻译完。以我的经验判断,如果真有这么大的量,我们四个翻译也要两到三天的时间才能做完,,还得都是我这样的快手,何况我们四个人中只有我和王(声容)两个人比较快,于是我跟他说这不可能:第一,我怀疑别人没有这么多任务,他(指王声容)说:“你可以自己去查”。我说:我不查,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做人得对得起良心!第二,就算别人也有这么多任务,那也不是今天晚上能做得完的,就算我们大家都整夜不睡也做不完。到底多长时间能做完,你比我更清楚!他听我说到了他的痛处,立刻就火了,他自己喊起来了,吼得天棚和四壁都颤抖起来了。我也没怕他,就跟他讲道理。到最后他自己越说越没理,就说:“今天晚上到10点”,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到了晚上8点左右,王辉说:“我翻译完了”。哈哈哈哈!我说:“你这么快弄完了,那你的资料肯定没有我这么多。”她说:“是,我的是不多。” 我简直快要笑趴下了,按照时间和她的能力估算,分给她的那份都不到10页,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分配”啊?可别恶心我了,相差10倍的工作量居然也说“公平” 。这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这还不算,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10点,他自己承诺的下班时间到了,我就问:“怎么样,经理大人,下班吗?”。他也不说话装模作样的走到另一个男翻译那里问:你翻译了多少了?那男的说:“我翻译了12页还剩6页”。哈哈哈哈,我又一次哈哈大笑,原来他也只分到了18页,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又恶心了一次。又笑趴下一次。原来人生比戏剧更具有戏剧性呀!!!!!顺便说一句,那一晚,我一共翻译了14页。后来知道,那天晚上王声容手上没有文件要翻译的,他只是象包工头一样的监工。也就是说我和男翻译和王辉和王声容之间的工作分配的比例大致是10018100,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数字吗???这是我自己疑心吗?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你们说还有天理了吗?好戏还没有结束,,第二天早上他又说那100页东西先转给王辉做,其实就是在她那保存,我们都知道她是不会翻译的,派我去给自控组谈判做口译。我的天呀,可见那100页是不急的东西,那昨天晚上让我们不睡觉赶工是为什么呢???现在看来,王声容故意折腾我,顺便折腾别人,没跳出我的毛病来也就算了,找个借口收回了那些文件。

 

3.、六月:王辉任务失败,离开《南玻》;

 

628日王辉离开,理由是“她合同到期了,不续签”。现在看来,王辉进入公司是为了配合王声容、蔡焕斌做迫害我的事情,先是企图直接把我炒掉,一伎不成又生一伎,刁难、挤兑逼我自己走。但是都没得逞。等于说是王辉任务失败,所以他们把王辉撤走了,合同到期不续的借口算是体面,也是为了掩盖真凶——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以便下一步继续迫害我而不被识破。也可以说是王辉是为了迫害我专门被安排进入公司的。王辉自己不能胜任工作,连基本语法都不懂也能占住翻译职位。

作为执行迫害任务的个体——王辉,为了保住较高的待遇就卖肉给王声容,这样可以保住她的地位;她还把自己卖给了主管技术联络部的蔡焕斌副总。可笑的是王声容和蔡焕斌这两个男人在这样的关系中空前团结,很为共用破鞋卖力气呀!在这一点上王辉很像潘晶,都是“公共厕所”,谁来谁上!

临走前的一天晚上, 蔡焕斌和王声容请全部门的人吃饭送王辉,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舍不得她吧。呵呵!席间,蔡焕斌多喝了几杯就说了句实话:“王辉这一走我们还得招聘个女孩子呀,要不然没人给我们打扫房间了”。原来王辉不但陪睡还当保姆!哈哈哈哈!这也证明,其实王辉和我这样的正规应聘干工作的工作者是有本质不同的,也证明《南玻》迫害我是在完成中共的迫害任务。

    其实整个6月他们都顾着安抚王辉,大概是怕王辉临走之前把他们的丑事抖出来影响不好吧!反而没时间整我了,我也难得喘口气,呵呵。

 

4. 七月:王声容和蔡焕斌变本加厉了;

 

从我经历的事实看,虽然王辉走了,但是对我的迫害并没有结束,反而变本加厉了。

如蔡焕斌所说,他们需要招聘一个女孩子(陪睡兼保姆),这几天还真的来了几个面试的,还真都是年轻女性。虽然跟我没有正面的接触但是看气质已经不是职业人士了。其实是中共还想安插新的特务,跟王、蔡配合完成迫害我的任务。不过一直还没有正式录取其中任何一个。王辉任务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她水准不行,比我低的多,所以始终都没有达到贬损我的目的。自然新派来的卧底应该比我水平高,才能完成挤兑、迫害我的任务,否则就是在重复以前失败的做法,我的分析合理吧!事实证明,凡是来见面的“卧底”都比我水平低,所以没有录用一个。但是,又要迫害我,因为是共产党交给他们的任务,看来他们只能用公司文化和公司制度压我,达到迫害目的。

 

据说是惯例,7月公司要对员工上半年的工作进行绩效考核,这也算正常工作吧,却被王和蔡利用来迫害我了。他们把我的级别搞得比较低,比水平不如我的人还低,比新来的还低,翻译一共分4级(4级最低),给我了一个3级。这次评级,是没有考试和客观标准的,都是部门经理写报告并签字,副总再签字,最后才到总经理那里。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两个中高层干部签字了,这事情就算定了。这样的事情在没公布之前还不让本人知道,王声容和蔡焕斌就是利用了公司制度名目张胆的排挤、陷害我。

《南玻》一直迫害我,但是都没得成,王辉被撤走了,新的也不行,所以就想用这种方法刺激我,逼我自己走。因为评级没有考试和具体标准,因此评级结果无效,不影响工资。公司评的级别跟工资是不挂钩的???那级别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个迫害方案也失败了。

我是受害人,我没有选择不受迫害的权利。如果合同没到期我自己辞职的话我损失比较大,最重要的是前面的那些坚持也都白费了。从潘晶的流氓本性看,给我搞个离职审查,栽赃陷害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不能轻易辞职的。

 

5、八月:王声容和蔡焕斌继续无理克扣我工资

 

83日下班后王声容召集部门小会,说了很多没有意义的官话,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就是告诉我们这次评级中级别较低的人的工资肯定要降,还特别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有。

 

89日发工资条,又少了200。除了第一次扣工资的时候跟我没讲出来道理以外,以后的每次扣工资都没有谈话也没给出任何理由。

 

6、九月:流氓制度出台;

 

96日王声容说下班以后要开会,还提前给我了一份会议纪要让我看,主要的部分是这样写的:由财务部核算出每位员工的既定浮动工资系数及全部门的总和交各部门经理掌握,部门经理在该总和范围内根据每位员工的工作绩效进行分配,对每位员工的奖罚幅度由部门经理自行决定,报主管领导审核后执行。一般来讲工资都是公司发给我们的,但是他们很不要脸呀,他们把浮动工资那一块的权利都下发给部门经理了。只下发个总数,至于部门内的浮动工资怎么发都由经理说了算,比如我们部门一共四个人,比如说浮动工资工资的总数是四千,那么部门经理可以给每人一千;还可以给A 两千,给B一千五,给C五百,甚至什么都不给D,总之就是浮动工资的总数是不变的,但是分配权归经理。我就知道我是给公司打工的不是个王声容个人打工的,现在这制度改完了我们就有两个东家了,一个大东家发基础工资,另一个小东家发浮动工资。要知道我们是公开招聘来的呀,是签了劳动合同的,我们的劳动和劳动报酬都是受劳动法保护的,你南玻再改制度也不能犯法呀,南玻的制度是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这种制度唯一的好处就是强化了一群鸟人的权利,谁跟他关系好就给他多点,看谁不顺眼就扣他的钱,这回做什么坏事都可以把公司制度当成借口了,这是公司赋予他们的权利。

我们的浮动工资占的比例是很大的,我是40%,其他人可能更多是60%。这个比例在我们签劳动合同之前是不存在的也没跟我们说过,来之前我问:你们公司给我的工资是不是保底的?他们说是!我又问:是不是每个月100%发放,他们说是。结果劳动合同都签完了他们一再毁约。注意,他们降低的不是奖金之类的额外收入,而是基本工资。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南玻总在应付工资上做文章,其实是《南玻》为了达到迫害目的不要脸了!

 

7、流氓制度下的畸形发展;

 

910号发工资已经验证了我的某种猜测,工艺部几乎全体员工的工资都少了100-200,我本人少了200,部门经理没给出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公司给他们滥扣工资的权利了嘛!几乎没有人多得(除了试用期后转正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么钱都哪里去了???很明显都落到部门经理的兜里了。用200元乘以部门人数,也就是大部门的经理赖掉员工几万块/月,小部门的经理可以赖掉员工几千块/月。怪不得南玻各部门的经理都那么热衷于招聘呢。南玻在基础建设阶段,房子还没盖起来,地基都没挖坑的情况下招聘了三百多人,经理们按人头抽成。干事业变成次要的了,靠招聘捞钱成了主要的了,这样的畸形发展哪国能见到?

公司已经明确表态,我们肯定要经理。这里的潜台词就是:部门经理是我们的宝,公司要给他们捞钱的机会,压榨你们的钱给你们的经理。至于你们这些在下面做事的员工你能吃哑巴亏就熬下去,你不想吃这个亏就滚,我们还可以招聘更多人。从这种做法中也可以看出来,南玻的钱并不是自己赚来的,是别人白给他们的,所以分钱成了主要的“工作”,是谁给他们的呢?共产党给的?共产党为什么给《南玻》钱?因为《南玻》承诺跟从中共作恶?!

王声容冒充公派留学硕士超高学历,实际是兰州某大学毕业的。这件事是他自己喝多了说走嘴了,常跟他在一起喝酒打麻将那几个狐朋狗友都知道。

 

三、流氓本性总爆发:强制失业;

 

    记得那是在20075月(大致的时间),我一个月只休息了一天,工作30天,每天800-2200工作,不停的翻译。我的双手每天不停的敲击键盘超过10小时,以至于到月底的时候我一看,我的十根手指头都磨掉一层皮。我还没见过有哪个做文字工作的人被折腾成我这样的。

宜昌南玻实行工资保密制度,这个制度在具体操作的时候除了不许员工之间谈论工资数额外还不许写进劳动合同里,否则就是违反公司制度不能被录取进入公司工作或被开除。而大部分员工实际拿的工资只有公司口头承诺的60%-70%。我和我周围的几个人都是这样。只是等你发现工资少了的时候公司又不承认当初承诺的数额了,因为工资没有被写进合同里也不可能被写进合同里。就这样,劳动者吃了哑巴亏,依法讨薪的证据也根本不存在。

宜昌南玻的工资制度是基础工资+浮动工资,就是你拿到手的那 60%-70%”还要被分成两部分,而浮动工资那一块据说是可以上浮和下浮的,但是宜昌南玻的大小头头都有滥扣工资的毛病,看你不顺眼就扣了,根本不找本人谈话。工资单上也不会把你的标准工资写明白,浮动工资的数额每个月是不同的,也就是你只能看到每个月的数字是多少而不能看到每个月被扣了多少,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该有多少工钱。就这样劳动者连知情权也没有了。而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是“公司制度”或“企业文化” !!!据悉中国南玻集团(上市公司)及全部下属企业共一万多人,人人被害。

在宜昌南玻工作的这一年当中,我经常愣愣的看着他们。这样的臭流氓,我都没见过,似乎也不需要我做出任何回应,他们自己装逼。这样《南玻》还嫌不够,200710月我被强制失业了。

 

 

一群流氓渣子充当了《南玻》中高层“领导”,他们在日常接触中下意识的暴露出流氓本性,他们是一贯的不要脸,他们已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共产党最喜欢这样的,做坏事不怕遭报应。用这样的流氓渣子怎么干事业呢?以南玻的传统产品——平板玻璃为例,平板玻璃也叫浮法玻璃,国内所有的生产线都是引进技术,外方负责设计、监督建造、交钥匙、技术维护、放水大修,中方人员只要会付钱就行,只要有钱流氓渣子们就可以上台。也就是说,离开外来的技术支持,偌大的中国造不出一块合格的平板玻璃,不止是《南玻》一家,全行业都一样,中国一两百家玻璃工厂都这样。王会文在《成都南玻》工作期间(2006年或以前),降低标准以增加产品的合格率。                                     

 

天灭中共时,所有的跟随中共作恶的流氓渣子们都会去陪葬!

 

 

PS.附链接: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需翻)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有中国特色的《损贼特务》



最近我发现有中共特务到我家里来非法入室、偷(用)洗面奶和薏仁米。洗面奶那么一大瓶,特务来了随手用一点,我怎么能发现呢?那特务把洗面奶挤出来的时候粘了一些在瓶子口上,瓶口的螺纹上沾满了洗面奶,就被我发现了,因为我自己用的时候不会这样用。可能这个特务的卫生习惯不好,不爱干净、比较脏,正好让我发现了这个事实。我家厨房里装薏仁米的塑料罐,本来是有一条透明胶把盖子和瓶子粘连,使盖子和罐子连在一起,特务大概觉得往外倒米的时候比较碍事,就把透明胶撕下来了,又不能随便丢就把透明胶完全按在盖子上了,这个细节让我发现有人动过这罐米了,米少了一截。

以前发现过特务偷咖啡的情况。瓶装的速溶咖啡,我回家的时候不会专门去看一下咖啡少没少一点。第二天早上我喝咖啡的时候,发觉怎么少了一截?!当时就觉得一个“奇怪”就挡住了。现在看来特务到我家里来非法入室、盗窃的行为已经持续很多年了。

大概在2010年吧,那一年我刚刚开始独居此房。秋天时我发觉我的一条长裤不见了,我想是不是来了贼了?就跟我爸骂了几次,后来我爸居然把这条长裤给我拿回来了,我当时好生奇怪,怎么我丢的东西我爸能找回来。我爸说是搬家时拿错了。其实不可能拿错,因为我的衣服是我的码数,跟我爸和潘晶的尺码相差很大的,不可能拿错的。就是《损贼特务》非法入室的时候看见了这条长裤,刚好能穿,就顺手牵羊的偷走了。

我骂损贼都是跟我爸聊天的过程中骂的,并无别人在场。怎么我一骂,特务就知道了呢?还把东西还给我了?经我爸的手还给我了!我爸告密了?!跟谁告密?跟公安告密?跟特务告密?跟公安特务的领导——共产党组织告密?谁知道呢! 

从《损贼特务》偷过的东西来看,洗面奶、薏仁米、咖啡、女长裤,经常到我家里来执行非法入室任务的是个女特务,她穿过偷来的我的长裤,又偷了一些米和咖啡,看来这个女特务住的并不远,跟我住在同一栋楼里,她想吃什么就到我家里来偷一点,呵呵,她还很从容,还在我家里用洗面奶洗了脸!在(共产党)中国偷谁、偷什么都跟公安有关系,不是公安安排的也是公安安排的,因为受害人是公安根据党的“指使”确定的,不是《损贼特务》的个人行为,在中国一切盗窃行为也都是有组织的政府犯罪,《损贼特务》有具体犯罪行为。

我想,除了中国以外别的国家可能没有这样的损贼,谁会为了这点小东西冒险入室盗窃,只有在共产中国,党公安操控的狗特务用《万能钥匙》开锁、非法入室、非法搜查时才会“顺手牵羊”。我想,除了中国以外别的国家也没有这样的特务,因为一般意义上的特务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以获取重要情报为目的的,不会把非法入室、非法搜查变成一种常态,常年这样犯罪的,他们都是有一定目的才做的。只有共产党才会这样做,因为中共本身是流氓组织,他们对人民的犯罪(非法入室、非法搜查等)是一种常态,所以才催生出《损贼特务》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我为什么要去香港购物?我为什么要去美国买房?


 
我为什么要去香港购物?我为什么要去美国买房?我哪都不去,我就在家呆着。

 

我为什么要全球抢购、花钱受罪?我平时吃的、用的在附近的超市都能买到。

 

影子团友,贴身挟持;正常游客,受辱被殴!

 

是谁在号令全国、折腾中国人?

 

让中国人过几天安生日子吧!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瞎子、瘸子可以蹬三轮,好人不许蹬三轮



 “拘留15天,罚款1200元”——才能拿回自己的三轮车。“蹬三轮的”犯什么法了?不就是在街上蹬三轮载客、赚点钱糊口吗?!拘留15天啊,多大的罪呀???

 

我原本以为“蹬三轮的”被抓以后罚款几百就得了,在我心里几百块钱的罚款对干这一行的人来说已经是比较重的处罚了,他们拉一次客人才几块钱,缴一次罚款要再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客人才行。事实远超我的想象!

 

如果说这样就行了,那还算不上神奇的国度。白天(800-11301430-1700)抓车,就是看见谁开电动三轮车拉客就抓起来,重复上述“拘留15天,罚款1200元”的迫害行为。但是有一个特殊规定,就是有一定残疾的人不抓,比如一只眼睛瞎的,一条腿瘸的,这样的人蹬三轮就不抓了,照顾他们。靠!这是什么规定?太极品了!那一只眼睛看的再清楚还能比两只眼睛看的更清楚吗?那一条腿瘸的,他行动不便反而对安全不利。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驾驶,怎么还不抓了,那些健康、健全的好人一开车就非抓不可呢?

 

这样的狗屁政策让人笑掉大牙了,牙掉了之后都不敢苟同。共产党已经明目张胆的反人类啦!

 

 

P.S.三轮车照片,这个人白天也可以载客,是公安的便衣特务,住在华丰花园1011栋《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