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后妈潘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自从我开始揭露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已经看见了一些效果,这个效果甚至有点超过我的想像了。不但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和潘晶是谁,就连路过我们小区的人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抬头向潘晶家的窗户看一眼,那是因为我已经在网上曝光了潘晶家的具体位置和突出特征(见附1文)。这还是我能看得见的效果。

我看不见的效果是不是也有呢?比如,我以前的老师和同学、我母亲单位的同事、我曾经工作过的公司都接到过潘晶造谣的假情报:什么潘晶“帮我”养活弱智斜眼的孩子十几年!什么艾滋病患者!什么肝炎患者!还有一切诋毁我的恶毒造谣,全都不攻自破了吧,都是潘晶编造的。我在网上一公布真相,所有我认识的人和潘晶认识的人也都知道潘晶的真实面目了,特别是在我被绑架之后都没赖上任何罪名以后,潘晶是什么“货色”路人皆知啦。与潘晶要好的人知道啦!以前认为潘晶有权,趋炎附势巴结潘晶的那些人知道啦!我家的亲戚和她家的亲戚知道啦!连为潘晶服务的狗特务们都知道啦!我不知道潘晶的对立面上具体有哪些人,但是潘晶做党务工作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对立面,我想他们也都知道啦!那么多人都知道潘晶丧尽天良、无耻下流啦!无法想象,潘晶如何去面对她认识的所有人。

潘晶不但丢人现眼,还没法收场了,至少那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潘晶一辈子背着这个包袱,那孙子根本无法独立生活(见附2链接)。从目前的情况看,潘晶没有悔改的意思,这么大的罪,她已经还不起了吧!潘晶的所作所为就是与邪共集团互相利用、狼狈为奸,不停的犯罪。

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死人是不会揭露潘晶的,死人是不会揭露中共的流氓本性的。只有害死我潘晶才能想办法弥补她的丢人显眼、潘晶的才能想办法被掩盖罪行、潘晶才能想办法“雪耻”,只要害死我再怎么给我造谣都随潘晶的便。以潘晶的流氓本性,她会来杀我的,一定会来杀我。

人的命是天定的,不是潘晶想害死谁就害死谁的。那么潘晶会怎么做?从目前的情况看,潘晶不断的设计圈套,与我同一楼层的闲置很久的公安(便衣)特务《藏身处》(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401)本周重新启用了——住进了新特务,离我这么近,我一出门就会到我家里来杀人放火、栽赃陷害吧,然而我不出去他们就没有办法,他们设计再多圈套也只会不断的失败。在不断作恶、不断失败的恶性循环中潘晶及其走狗们会造出新的罪业,最终走向灭亡,所以我说潘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整个共产党大体就是走的这样的路。

 

 

 

PS

1:我在网上公布的潘晶的住址信息等情况:

 

《后妈潘晶的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

 

1302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潘晶的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生出来的,跟我没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警察伪造公函传唤证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没有任何理由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我家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犯罪;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全国各地的用人单位多次强制失业。造谣不可成为迫害我的“理论根据”: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需翻


 

 

1302:《华丰花园10区》(有网球场的那个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里有摇篮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3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

(所属警区: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片警郑XX,警号162811

 

2、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需翻)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广州东宝大厦是中共脑控试验、迫害的犯罪场所


 
广州东宝大厦(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在高楼林立的广州市并不显眼,如果不是我在工作过程中的一段“意外”经历,我还不知道这里是《黑窝》——中共军队脑控试验、迫害的犯罪场所。

 

20094月,经过网上公开招聘,笔试面试合格,我被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合同期限三年,职位俄语翻译;公司名称:嘉汉板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Sino-Panel (China) Invesements Limited);公司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东宝大厦2003-20081905-1906室,1711-1712室;这公司实际上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公司多个高管同时在嘉汉林业上班,以下简称《嘉汉Sino-Forest》。

 

《嘉汉Sino-Forest》公司的人跟我说是公司在东宝大厦租了这几间OFFICE,我很自然的认为东宝大厦就是出租办公室的商业大厦喽。我日常工作的OFFICE20楼,所以我每天早上按电梯就直接按20楼,偶尔去19楼和17楼的办公室,其它楼层我没去过,也没想过要去其它楼层看一看。这栋楼看外观是板式高层建筑,4部电梯位于本栋大楼的中央,两两相对,至少1楼(就是大堂所在的临街的楼层)和公司OFFICE所在的17楼、19楼、20楼是同一结构。我也就自然的认为这栋楼的其它楼层至少在结构上是相同的,至少电梯和洗手间上下水管的位置应该是从上到下的贯穿全楼,没可能电梯还能转弯吧?!上下水管也没必要搞复杂的结构吧?!就这样忙碌而平淡的上班,我没有产生任何“不对劲”的怀疑。

 

7月下旬(2009年)公司派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去俄罗斯出差,我们商定第二天早上在公司大楼门口(即东宝大厦门口)集合后搭乘同一部出租车去机场——广州新白云机场。第二天早上我来的比较早,他们两个还没到。我忽然要拉肚子,还挺急,我想这楼里的厕所是离的最近的了,其它公厕还都远一些,就进入东宝大厦的大堂。上了电梯我就想“唉,我只是上个厕所,不用爬到20楼那么高吧,在低一点的楼层上厕所也没问题的,反正厕所的位置全楼都一样,我已经熟悉了这栋楼的地形,应该很容易就找到女厕所”。我这样想着就按了5楼的按钮。

 

按正常电梯门打开后,我的对面应该是并列的另外两部电梯,我下了电梯向右转、再向右转就到女厕所了。我这样想着电梯门就开了,因为只是到5楼嘛,电梯2分钟就到了。电梯门一开我几乎惊掉了下巴,怎么对面不是另外两部电梯,而是半人高的台面?!两侧也不是办公室,而是空荡荡的空间。就在我这一愣时,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过来与我的两句简单对话却让我震惊了好几年。

     陌生男:你来干什么?(这明明是公共空间吗?这大厦是出租OFFICE的,谁都可以来。)

         我:(疑惑着说)上个洗手间(而已)。

     陌生男:你们20楼不是有厕所吗?这层楼没有厕所!

 

我的天呀!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怎么知道我在20楼上班?最重要的是他跟我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我当时只是一个“奇怪”就挡住了,根本没有往纵深想一想,直到共产党(后妈潘晶)歇斯底里式的绑架、迫害我以后我才回忆起这段“不一般”的经历。他说“这层楼没有厕所”,呵呵,难道那上下水管在5楼都截断了?那20楼流下来的水都从哪里出大楼的?还有那两部电梯也在5楼改道了?

 

正常的楼房能建成这样吗?那么为什么东宝大厦建成这样呢?如果只是出租办公室或者存放一般设备,那根本不需要把电梯和上下水管道的位置都改装,就是因地制宜的使用嘛!可见这栋楼不是一般的楼房,是在设计的时候就特殊设计的。这样特殊的设计一定是有目的,如果没有目的也不会特殊设计的,也就是说,这楼一定是为了安放特殊设备而专门设计的,用途也不是正常的用途,用于特殊用途,见不得人的用途,否则没必要特殊设计大楼。

 

那人还知道我在20楼上班!如果真如公司所说,大家都是来租OFFICE的,好像我刚上班3个月,还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吧!可见我是这栋楼里的被监控对象。我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都认识我。能在这栋楼上班的除了我以外都不是什么好人吧!东宝大厦不是普通的楼房,是用来进行脑控试验和迫害的犯罪场所。这栋楼里的一些楼层存放了专业害人的脑控设备。

 

我们的办公室设计的也很特别,中间是一个大办公室,四周靠墙和窗都是小办公室,等于用小的隔间把墙和窗户都挡住了,中间的大办公室没有自然光和自然风,白天也要开很多盏灯,进门就得开空调,空调温度开的极低,夏天在办公室也需要穿很厚的外衣。我呆在办公室会莫名其妙的头疼、头晕,有时候还恶心,但是,每当午饭时我走出办公室去餐厅吃饭时这些症状自己会消失。这样的办公室设计是为了把我这个受害人放在屋子的中间,以便对我定向、集中发射脑控信号?!我跟我爸通电话时曾经提到过我身体出现的一些症状(头晕、头痛、恶心),我爸说是因为缺氧,其实空调不停的吹是不会缺氧的。现在看我爸的“缺氧论”是在转移矛盾了,我爸对于我受到中共脑控迫害是知情的,我爸在打消我的疑虑,把我稳控在指定位置上接受迫害。

 

东宝大厦的旁边是中共设在广州的海军医院。脑控技术迫害因为其反人类的犯罪性质,在中国一直都是军队在搞,社会公众并不知道有这样一种技术。而我是被试验和迫害的受害人。我当时工作的《嘉汉Sino-Forest》公司后来在加拿大股市被摘牌,被认为是成立虚假公司、欺诈投资人。

 

就在我返回电梯并到了20楼以后,还没上完厕所的这么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接到了公司财务总监林为民的电话,对我横加指责。其实在时间上是来得及赶飞机的,为什么林为民急成这样呢?很可能林为民已经知道我去了5楼,他怕我发现了这栋楼里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急的是这个!现在回想《嘉汉Sino-Forest》公司把办公室分散在20楼、19楼、17楼也是有“良苦用心”的,既然整栋楼根本不是用来公开出租的,是中共军队占用的专用大楼,有什么必要把这个虚假公司的办公室分散在不同的楼层呢?因为这样一来我这个受害人在这栋楼里至少看到4个楼层(1楼、17楼、19楼、20楼)都一样,自然就认为整栋楼的结构都一样,就不会有怀疑,也不会想要去其他楼层看一看了,而如果办公室只在一层楼上就没有这个效果了,可能我这个受害人处于好奇心、疑心等都可能四处看看,就有可能发现这栋楼“不对劲”的地方了,对于办公室分散在不同楼层的原因公司说是大厦的房源紧张,我们租不到那么大面积的同一楼层的房子。实际情况是加害方确实达到了消除受害人(指我)疑虑、稳控受害人在指定位置上接受迫害的目的。林为民的着急也说明《嘉汉Sino-Forest》公司对脑控迫害是知情的。只有我这个受害人被蒙在鼓里。

 

我当时以为我走的是正路——公开招聘,实际上是钻入了中共设计的迫害我的圈套,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管制社会里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就业。然而就在这个圈套中我这个受害人意外发现了中共的犯罪场所,这也算是天意吧。





注:本文所指的海军医院具体信息如下:

 

公开名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五八医院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801

交通路线:1、锦城花园站(公交23041425660185550551路)下车东行200

          2、天河立交站(公交19128933233路)下车

          3、杨箕站(地铁1号线)下车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为什么禁止电动车,而允许燃油车和人力车?!


 
我说的车是那种短途载客的三轮车(见图片),这种车分为三种:电动的、燃油的、人力的。

 

最近听说这种车被“治理”了,还不是都治理了,只是禁止了电动的,燃油的和人力的都可以上路,这是为什么呢?

 

电动车便宜、数量多。这种电动车只要充电就行,除了车以外没有任何费用。民用电可以充电,从自己家扯出一根电线(插座)来都可以充电。而民用电是不能随便涨价的,涨价要开听证会,还会激起民愤,共产党也很回避民愤的问题。顺便提一下,在中(共)国,工业电价格是民用电的3倍以上,有些地方更贵,就是因为工业电随便涨价,工厂都是需要政府发牌照的,你不同意涨价它(指中共)就不让你开厂,所以政府就能随便涨价,根本不需要听证会,发一张通知书就可以涨价,有时连通知都后补,所以工业电的价格早就高的离谱!而工业电费也都计入工业产品价格中,最终被消费者承担,工厂并不承担,这也是工厂乐于配合中共涨价的原因之一。因为电动车的运行成本低,载客价格也低,居民们都喜欢用,所以这个行业存在、发展也很快,开电动车的人数也越来越多,电动车的数量自然就多了。数量一多,这个价格自然就不会上涨了。其实受益的是老百姓,生活方便了嘛。

 

燃油车不一样,汽油在中国是管制物资,不是普通商品,垄断行业。价格随时可以上涨,不需要人民同意。不要以为你不开车,油价就跟你没关系了。你吃的所有菜、米、食物,你用的所有日常用品都是用汽车运进来的,成本都算在商品价格里了(不单列税费数额),中国实行的是“价内税”政策。据统计,《最后一公里》的运费甚至超过整个长途运输费用,就是因为最后一公里都是燃油机动车运送的。《最后一公里》不一定是一公里了,是指长途运输的货物,下了火车、轮船、长途汽车后进城的这段路,是指货物运达目的地之前的最后一段路,习惯称其为《最后一公里》,各种税费大都是在这一段路上收。这样一来,再高的油价也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因为不是直接从消费者手里收费,收费也不公开,从业人员才知道,而消费者本人并不知情,也就没法爆发民愤了。

 

禁止电动车的原因显而易见了吧!就是要涨价啦。如果电动车那么多,中共政府怎么涨价呀。你把燃油车的价格涨上去,老百姓就不坐它了呗,转而去叫电动车,反正就是等多几分钟,电动车数量还多,也不见得会等多久。三种车都在一起等客的时候,你看看,老百姓会选择贵的燃油车吗?!至于人力车,本来数量就很少,如果涨价,他们也跟着涨,他们自然是愿意的。所以关键是要把便宜的、数量众多的电动车禁止了,才能方便政府操控涨价,纵容各种走狗从中捞钱。至于老百姓方便不方便中共是不管的,中共什么时候考虑过人民的感受?!

 

 

PS.电动车还环保,中共是真的重视环保吗?毫无污染的电动车都禁止了,大力发展污染严重的燃油车,你们看看中共做的事都是破坏环境的。


P.S.2、为了禁止电动车主,正常载客的车主曾经被抓起来“拘留15天,罚款1200元”,我真不明白蹬三轮载客犯什么法了?拘留15天啊!!!


照片:狗特务502的公开身份也是蹬三轮的
 
 


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双狗看门:狗特务加岗啦!


今天(20151116日)我去了远一点的商场,在那多逛了一会儿,回家时大概晚上1830吧。

 

好家伙!了不得了!单元门口站了两个狗特务,专门为我加岗了?!当特务的人跟一般人长相不一样,一看就是渣子-痞子。好人谁在天黑后还在别人家楼下呆着、游手好闲的!其中一个狗特务还装作查电表的,简直傻逼!你不想想,供电局的人还能加班查电表呀?!他们白天都闲得没事做。

 

可能共产党没钱了,傻逼都能当特务。这些傻逼特务也是挣钱不要命了,不惜毁根基、去陪葬。也是,好人谁当特务啊,钱不多还得不要脸。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共产党开始造谣我是外国人啦!


 
今天下午我在超市买菜,结完帐、装完东西时收银员女孩子忽然问了我一句:“请问一下,你是不是韩国人呀?人家说你是韩国人。”我:“不是呀,我是中国人,你这问题是不是太离谱了。”这是事实部分,是我今天的亲身经历。

 

空穴来风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人造谣了,这谣造的还挺大,连超市都知道我了?!而且谣言中明确指出了是我?!通常超市是不知道顾客的个人信息的,那我就奇怪了,超市是如何知道我的呢?即便是共产党开动政府机制铺天盖地、强力造谣,那信谣者是如何接收到准确信息的呢,又没有张贴带照片的告示!除非超市里有人跟造谣的中共是一体的。那么有谁能做到既和政府一体又在超市里上班呢,除非是执行潜伏任务的狗特务。

 

造谣的目的都是害人,没有没有目的的造谣。那么造谣我是外国人怎么害我呢?

 

第一,可以煽动民族情绪——所谓的“爱国主义”,其本质是煽动仇恨,发动群众仇视我,进而针对我,而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躲在幕后挑动群众斗群众,这是共产党害人的一种典型手法。

 

第二,可以栽赃间谍罪,中共最近不是出台什么间谍法了吗!中共官员不也说“任何人都可能是间谍吗?其实这部法没指出具体标准,可能是故意不明确标准,共产党说你是你就是了,类似于过去的“反革命罪”,是专门用来害人的借口。

 

在我看来,把我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栽赃成外国人,再发动群众斗我,或者再扣上间谍罪之类的帽子加以迫害,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中国现有的体制内,至少我有户口、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大、中、小学的)毕业证书等很多证件,都可以证明我的身份;还有从小到大的各种经历,四十多年的经历怎么可能一笔抹杀。能因为中共操控的几个狗特务一造谣就把中国人造谣成外国人了?!简直可笑!

 

但这确实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那收银员女孩子确实是这样问的。

 

其实中共才是从德国来的法西斯杂种,法西斯在德语里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意思,也就是说中共搞的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共产党及其走狗、特务才是外来的,但他们又不是外国人,所以我称他们为《杂种》——《法西斯杂种》。他们在中国煽动民族仇恨无异于贼喊捉贼。把好人都喊成贼,共贼杂种们就“安全”了!

 

共产党已经不可能悔改了,天灭中共以后中国人才有未来。

2015年11月6日星期五

马英九是超级卧底

 

我也来谈谈可笑至极的“三无会谈”——《习马会》:无准备、无目的、无结果。

 

根据公开的媒体信息,马习会将在周六(117日)于新加坡举行,总统府4日深夜才证实马习会。事先没有透露出来半点信息,公众无准备、舆论无准备、大家都无准备,至于习、马双方有无准备谁知道呢。报道并指出“双方将就巩固和平、维持现状等交换意见”,听见没有?!就是交换意见,连交换意见的目的都没有!总统府的声明中还说“且不会签任何协议或发表任何共同声明。”那就是没结果咯,就是见面、交换意见,然后不了了之。这样的三无会谈有什么意义???还专程跑到第三国新加坡去会谈,又不是菜场巧遇! 

 

很显然,这不是双方对等的双方会谈,只有一方,就是共产党这一方,马英九是为共产党服务的,是接受共党习近平的指示并照办的属下。马英九是潜伏多年的超级卧底。

 

英若诚在其自传《水流云在——英若诚自传》中写出了一段内容:英若诚曾经充当中共的特工为中共收集情报,即以交友方式收集在华外国友人和驻华外交人员的情报,并由此获得了别人无法得到的一些待遇,还爬上高位;文中还明确写出马英九是英若诚的父亲的学生,马英九一手操办了英若诚赴台湾扫墓的事情。一般人能为特工办事吗?写作此书的真实目的,我不得而知,不过书中的这段内容客观上起到了一个巨大的作用,就是启动了中共潜伏在台湾的超级特工——马英九。你马英九不想动也得动——强行启动。(这可能是在这本书出版几年后(2012年)又在媒体上踢爆书中的一些内容的原因吧。)

 

直接点特工的名在历史上很少见,这是一次《明码呼叫》?!

 

这样点名的一个后果是,直接把超级特工马英九吓傻了。马英九在公开场合说话都语无伦次了,他说过“鹿茸是从鹿耳朵里长出来的”吧,他说错过“象王干洗连锁”的名字吧,这些大概在网络上还搜得到,因为是公开播放过的。我真的很难想象,被点名后的马英九还能有多大的活动空间。果然,马英九的国民党在〈九合一地方选举〉中输得只剩总统府了。

 

我想后果还不止于马英九吧,这就是“习大傻子”的智慧?!习近平还在阅兵仪式上11次用左手敬军礼。《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明文规定行礼必须用右手。习近平比毛新宇还弱智,毛新宇只是不会戴帽子,习近平连左右都分不清。

 

共产党怎么造出习近平这么一个傻逼?可能这也是天灭中共的方式之一吧!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不惜杀人放火、脑控受害人,灭口《杂种孙子》



自从我公开揭露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利用《杂种孙子》给我造谣、武装绑架等迫害事实后,我就在考虑一个问题,被潘晶利用来作为迫害理由的《杂种孙子》怎么办?赖也赖不出去了(事实和分析见附链接12)。我想到狗急跳墙的潘晶会不会杀人灭口?只是这样一来,大家不就知道《杂种孙子》是潘晶杀的了吗?不论这个孙子怎样被杀,大家都会认为是潘晶杀的嘛!所以我又觉得潘晶不会简单的杀人灭口!但是以潘晶的流氓本性,她不可能善待这个孙子,那将会怎样呢?就这样反复思考的这段时间里,我“意外”发现潘晶把这次杀人灭口变成了栽赃陷害我的又一次迫害。

 

周日(2015111日)中午,我忽然想要出去买打印机的墨盒。我走出小区大门时看见狗特务502在大门口对面的椅子上坐着。就在我刚一出大门时,忽然觉得我想要拉肚子,还挺急,离我最近的厕所就是自己家里的厕所了,公厕都需要过马路。我就反身回家上厕所了,我反身时看见狗特务502为了保持自然,假装跟保安说话,我都听不懂502没话找话、语无伦次的在说什么。拉肚子蛮厉害,腿都软了,我就想那墨盒也不是急用的东西,明天再买也行,就呆在家里休息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吧,我爸忽然来了,送来两块小木板要放在澡盆上当台面用,厕所本来就潮湿,澡盆就在窗口下,一下雨肯定湿水变形,这木板根本不适合用在这里,可见“送木板”这个借口太离谱,我爸是专门来观察我的。

 

他们一定安排什么坏事害我,只是我忽然回家拉肚子这个“意外”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我爸急得来看我为什么还没出去呢,但是没说出来,也不便说出来哈。502是特务的“头目”,他都出洞了,我回家拉肚子这个“意外”真的把502吓坏了呀,他为了掩盖其惊慌和真实的目还没话找话说,都语无伦次了,特务《头目》都这么紧张,看来今天是“大手笔”害人!!

 

可能安排了杀人放火!!!可能还勾连了媒体,安排了扮演“目击者”的便衣特务。不会天天都这样大动干戈的,所以他们急于让我出去,以便到我家里来做坏事。趁我外出不在家时把《杂种孙子》骗(或绑架)到我家,就算《杂种孙子》不想自焚,也可以在他身上泼上汽油、点燃,在背后给他一闷棍,在我家里现场把他(打死后)烧死,烧过后(被打死的)痕迹都查不出来,就说他自焚了。媒体会现场拍下《杂种孙子》被烧死的全过程,并在媒体上炒作,“目击者”特务也会在电视上出来反复“作(伪)证”吧。这个(打死后再烧死的)伎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时已经用过了,共产党的恶(军)警和媒体这样害人是有经验的(可以翻墙搜索揭露假自焚的视频《伪火》)。到时候还会反咬一口“你(指我)说这个孩子跟你没(血缘)关系,那孩子为什么在你家自焚?!”到时候我这个完全无辜的受害人,也会摊上人命官司。调查期间的非法关押再自然不过了,在关押的过程中很容易就被打死,就说“畏罪自杀”了。通过这一次杀人放火,潘晶不但把以前的造谣坐实了,还一箭双雕:受害人(指我)和被当作迫害我的理由的“工具”(指她的《杂种孙子》)都清除了,潘晶自己还能脱罪!我的分析合理不?!   

 

如果真像我分析的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他们怎么知道我哪天要出去、什么时候出去?如果我那天不动,或者我不在他们准备好的时间里动身,那这些恶警、媒体、特务们这么多人不是白等了吗?其实他们不是看我什么时候出去才安排杀人放火,要这么多人常年蹲守,候着我出去,随时准备着杀人放火,那是不可能的。是他们准备好了以后才让我出门!那么我为什么要在他们准备好的那天、那个时间出去?

 

因为1号中午12点整的时候,我脑子里忽然产生一个想法,要买打印机的墨盒。我午饭都没吃好,感觉不舒服、没胃口,就赶紧吃了几口就下楼了。其实这个打印、扫描、复印一体机两年多以前就坏了(201310月),当时不但打印机墨盒的芯片坏了,就连驱动都安装不上,根本就报废了,它也就被我束之高阁不用了。按照正常的逻辑,我是不会“忽然想起”一个已经报废两年多的设备,更奇怪的是,这个想法是在中午12点整的时候突然产生的,当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挂钟,所以我记住了这个时间,难道人的想法还会定时出现吗?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不是我的。那么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在网上看到过关于“脑控技术”迫害的报道,因为当时还没有亲身体会,也就那么一看就算了。我也从没想过我本人会遭遇脑控迫害。而现在我认为,真的是有人通过“脑控技术”把这个“外出买墨盒”的信号发射到我大脑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可以确定我的判断。第一,这个想法是“无中生有”忽然产生的,此前的两年时间里没有这方面的思考作为铺垫,也就是缺少自然思维的过程;第二,这个想法是在中午12点整忽然产生的,而人类的自然思维是不会定时的。

 

我还感受到,当他们发射出的信号过强的话,会使受害人(指我)产生头晕、嗜睡的身体反应,可能还会有间歇性的咳嗽、恶心、沮丧、愤怒等症状。我通常白天不睡觉,晚上不失眠,但是第二天(2015112日)下午时我忽然很想睡觉,就躺下睡了一会,其实睡不着,起床后感觉很不舒服,气色也不好,这种脑控迫害是遥控发射信号到人的大脑,但是对人的整个身体都是有伤害的,晚上还失眠。这两天的经历是很异常的。

 

那么为什么第二天会发射更强的信号呢?杀人放火这样大的犯罪计划不是天天都有的,前一天(1号)没做成,也许原班人马没有马上撤走,还在原地待命,还想要伺机完成杀人放火的迫害任务,所以加大了脑控信号的发射强度(可能是让我外出的信号),但是由于信号过强起到了反作用,反而使受害人产生了嗜睡的身体反应。这种脑控技术有些还在试验阶段,对社会公众保密,使用脑控技术害人又是犯罪行为,不能公开,而且使用对象是活人而不是固定不变(不动)的物质,所以效果不十分确定吧。信号更大时说不定会致死。

 

这个脑控技术还是双向的,可以发射信号,也可以收集人脑的思维活动信息。3号上午,我想已经过去两天了,可能我可以出去买点东西了,大不了我晚点出去,下午4点半以后吧,恶警们都快下班了,应该没什么人到我家里来杀人放火了哈。我就这样想了一下,忽然我就把“4点半”这个时间说出声了。我为什么要说出声呢?没必要说出来呀!就我一个人在家说给谁听呀?!我想这不是自言自语,因为其他不重要的信息没有说出来,只说出了最关键的时间,而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能自制的说出很多话。不是我要说出声的,但是我确实把这个关键的时间说出声了,这不是想象,是我在今天的亲身经历。我想是这么回事,这几天他们要害我、脑控我,肯定也要收集我的脑电波信息,我随便那么一想呢,凭现有的脑控技术他们可能拿不到非常准确的信息,所以就给我发射了一个信号让我自己说出声,这样他们就拿到准确的时间信息了。我把“4点半”说出声的那一刻,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了!我受到脑控了!因为有之前的经验了,所以这次很快就意识到了,我不得已而改变主意了,4点半也没出门。

 

但是有一个意外的效果,今天整个白天我都没有受到更强的脑控信号的干扰,所以身体不觉得难受,可能他们就等我出门呢,所以没有发射更强的脑控信号。到了晚上,大概从不到5点钟开始,楼梯上走路声、开关门的声音明显比平时要多,可能因为我“意外”的呆在家里,他们布置的那些人也相应变动了一下,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我的判断的准确性。

 

潘晶可谓凶残邪恶,而我吉人自有天相,上天用最善的方式为我化解了灭顶之灾,与28年前我躲过谋杀大难的方式如出一辙(见附链接3)。我能做的就是更多的讲真相,期待我的讲述能让跟多人明白中共的流氓本性,并远离中共,这样能让更多中国人得救。

 

潘晶的后台是朱镕基,所以她能有关系调动很多部门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也可以看出中共是一个犯罪的整体,并不能区分哪个共产党是好的,哪个共产党是坏的,他们不是坏的也是坏的,他们都是害民犯罪的组成部分。中共从未悔改他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将来也不可能悔改。他们只是在“花样翻新”加大害人的力度,维持到其统治的最后。天灭中共以后,中国人才有美好的未来。

 

 

附:

1、  讲真相:我点到了烂逼书记的死穴


 

2、  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