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公安《谷都派出所》安插在银行的卧底特务——詹嘉川: 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


昨天看见银行贴出了“搬家”通知(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见附图)。新址就在马路对面。很显然银行并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家银行在这里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地理位置也好,地处交通要冲的十字路口,从几个方向到这里来都很顺路,新址在地理位置上还略逊一筹呢。能把银行逼到搬家的地步,也不是一般的人吧,从我的亲身经历看,是公安机关《谷都派出所》。去年,公安镇压我最严重的时候在街上摆上桌子公开监视我,地点就在这家银行的门外。公安警察都是一些流氓渣子,给银行的安全也带来了危险,我想一定是出了问题,所以银行在门外也增加了摄像头数量。看摄像头的位置不就对着警察吗?!(图见附1)。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恶警们就撤了这道“岗”。但还是用恶劣的手段逼银行搬家了,我认为“公安”早在几年以前就在银行内部埋伏了《卧底特务》——詹嘉川。我说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201315日本人我本人去银行办理新开户(普通储蓄卡,以下简称A),银行名称: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柜员:詹嘉川。为使用方便,填单时我勾选了“网上银行”项。排队超过半小时。(我们这里是个小地方,总人口只有20万左右,到处都是银行,正常根本不需要排队,可能是雇人排队、故意折腾顾客)

轮到我时,詹嘉川的问话和“建议”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详细如下:

詹嘉川:“我从系统中查到,你在本地工行还有另外一张银行卡(以下简称B),你必须把B的网上银行先取消掉,然后才能开通A的网上银行,并把这两张卡开在一起。”(我当时就一愣,柜员能不能这样查“普通储户”都有个违法的问题!)
我:“有这个必要吗?为什么取消?B还在用,我想再开一张新卡A。”
詹嘉川:“B是你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我们的柜台上办理的。”
    我:“你说的不对,是我本人在这个柜台上办理的,是我亲自办的,这个不会错。你这个说法是无中生有,真可笑”(当时这个柜台是其他柜员值班、办理的,但是如果柜员的系统真能看到储户的个人信息,那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笑话。)
詹嘉川:“我们这的系统就是这样显示的(实际上我看不到他柜台内的系统是怎样显示的),你今天把B取消掉,明天再来开新卡A。”
    我:“什么?开一个普通的储蓄卡需要两天时间??? 我开一个新卡,跟旧卡有什么关系呀?”
詹嘉川:“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办的。”
    我:“你们这里也不是这样办的,B也是在你们这里开的,当时,我在其他城市已经开过你们工行的卡(以下简称C),当时的柜员也没有要求我必须取消C卡呀。可见持有旧卡跟新卡是没有关系的。
詹嘉川:“我系统能看到你在其他城市还有卡,在我们这里也开过卡。”
   我:“难道我跑到千里以外取消C呀。
詹嘉川:“那C就不用取消了。”

看来,取消不取消(旧卡)都可以开新卡!!!如果真像詹嘉川说的“把新旧两个账户关联起来”,那我还开两个独立的账户干什么呢?这样的诱骗合法吗?对话进行到此,詹嘉川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说“B是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柜台办理的”,这明明是个无中生有的说法,他却重复说几次,这是什么样的无赖呀!他实在无话可说了!但是詹嘉川固执地要求我先取消旧卡,否则就拒绝给我办理新卡,实际上我那天也就真的没有办成新卡。当时他没有进一步暴露,所以这么多年我也就一个“怪事”就过去了。

这件“怪事”过去3年以后,2016314日,公安企图非法扣留我的个人存款(未遂)、非法冻结我的储蓄账户失败,公安气急败坏,派便衣警察到我家里踢门(详见附2),以及此前的多次非法绑架、关押迫害(见附345),我才开始怀疑银行是故意这样对我。起初我以为是银行方面故意配合公安、镇压好人。当银行被逼搬家的通知公开贴出来以后,我才发觉不是,不是整个银行都为公安的“维稳镇压”服务,而是詹嘉川的问题——他是公安《谷都派出所》的秘密警察。那这样一看,“怪事”就很明白了。

詹嘉川前后矛盾的说法,其真实目的是获取我的“个人账号”和“签名授权”。取消旧卡,你(指我)至少要把个人账号告诉他(指詹嘉川)或者写在单子上吧,还要签字同意吧!这样一来秘密警察——詹嘉川就拿到储户授权了!他拿到这些以后,拿去干什么也很明显了,就是拿给公安维稳队伍,为下一步的经济迫害所用(非法扣留存款、非法冻结储蓄账户),一旦拿到我的签字,那他们的“非法”就有了“合法的借口”了。

其实当时詹嘉川一说出“我从系统中查到,你在本地工行还有另外一张银行卡……”(见前述)我就一愣啊!!!怎么他能随便侦查别人的个人账号?不需要立案就能侦察别人吗?柜员有执法权吗?这么做涉嫌违法!银行的柜员系统也不会这样显示的。(我本人在多个城市工作过,在很多银行办过这种普通储蓄卡,接触的银行柜员也很多,除了詹嘉川以外没有任何一个柜员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詹嘉川后来的对话中已经暴露了银行的柜员系统中是看不到他说的这些信息的。他说“B是你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我们的柜台上办理的。”——这与事实相反。之前我本人跑了两趟(去银行柜台)才办好的,怎么会不是呢?!那时的柜员是个新人,她还不大会办新开户,我回家以后上网不能用,我当天就二次返回银行到银行柜台找她的同事帮助,才办好的,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是在这家银行的柜台上办的。如果柜员的系统真能随便侦察到储户的个人信息,那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笑话。

那么詹嘉川无中生有怎么说的这么准呢?我的确有两张储蓄卡,一张在本地开立的,一张在外地开立的。我那天去办的是第3张卡,我打算用这张开专门用来缴存水电费,跟我已有的两张存有现金的卡分开使用。很显然,詹嘉川知道我已经有两张储蓄卡了,他的目的是获取具体的账号和签名(授权)。那么他是怎么知道呢?

我爸是告密者。此前我不知道我爸是告密者,我也不知道我爸已经勾连公安警察监视、跟踪、迫害我好多年(强制失业等),我不知道是恶警勾连我爸暗中迫害我。(见附67)。在《谷都派出所》绑架、劫持我到精神病院的囚车上,我爸亲自押车(见附8)。我爸知道我在工行有两张储蓄卡,但是我爸不能问我卡号,因为存款是我个人的,我工资收入积攒的储蓄,你当爹的也不能抢过去吧,他问我准确账号,我也不会告诉他,还会引起我的怀疑和反感。但是我爸能套出我的话——我在哪家银行开立过账户,我爸是利用了我孝顺的天性和人类信任父母的先天本能。

其实我原本有账户,不办这第3张卡也是够用的,是我爸积极建议去办的,当天也是我爸载我去银行的,我爸当时没有暴露,我浑然不觉的就同意我爸的建议了,也就目睹了詹嘉川的表演。也可以看出来,勾连我爸的《谷都派出所》已经把詹嘉川(秘密警察)安排到位了,才骗我去的,因为我当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都是来镇压我的,专门针对我、镇压我,他们没暴露的时候,我也没法猜测,也就没法防备。

有家长在场(指告密者——亲爹郭德源)银行里的秘密警察就能违法侦察别人吗?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是我爸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不是我自己赚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有问题?公安镇压机关为了非法扣留我的存款、非法冻结我的储蓄账户,甚至派特务到我家里开锁入室,盗窃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特务偷错了文件,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文件留存在我手里,已经转放到安全的地方。(详见附9)人算不如天算,我先一步清空我的储蓄账户、把现金都去出来,作恶的警察们扑空了。(见附10

昨天看到银行的搬家公告以后,这些年中的一些疑惑也“恍然大悟”了。那天我宁可没办卡,我也没有给詹嘉川签字、也没有告诉他我的账号。在此后的几年中,不论公安警察、便衣特务怎么残酷镇压,但是始终没办法利用法律在经济上截断我,他们不敢去法院依法依规的申请冻结,因为他们没骗到我本人的签字;也没法在名誉上搞臭我,我本人堂堂正正一辈子、出淤泥而不染;所以也就一直没法害死我。


附:

1、《《谷都派出所》自打嘴巴:恶警也被监控录像了》

2《便衣警察到居民家里踢门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3、《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4、《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5 《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6、《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7、《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8《精神病院为什么不敢收治我:他们无法评估“公安”对他们的坑害有多大!》

9、《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10、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公安《维稳队伍》减员压支,苟延残喘


从我们小区一系列的变化中可以看出,“公安”的维稳经费已经不足了,镇压好人的《维稳队伍》不得不减员压支、苟延残喘。(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有一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网球场现已经改建成小型车辆停车场)

4月底开始,我们小区的保安从3个人减少到2个人,而且辞了两个老保安,引入一个新保安,新人工资原本就比老的低,还要能少给一点就少给一点,这样能为“假物业”节省不少支出。另外,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不少《邻居特务》都搬家了,即,在小区强租的很多《隐蔽房》的房租也都压缩掉了。

“假物业”的真实身份是公安《谷都派出所》的便衣警察扮演的。当初他们利用政府权力违法进场,连物业合同都没有,强制进场,与黑帮无异!我以前写过揭露文章(见附1),这里就不重复了。便衣警察是有维稳费收入的,不给你狗粮你能当便衣警察吗?因此“假物业”并不需要像正常物业公司那样赚钱、维持运营(即业主缴费或经营小区广告位等收入)。政府“公安”用维稳费给他们开支,他们是政府派来的探子、监控居民“维稳”来的,所以他们颠倒主仆关系,监控业主、殴业主(指我本人)。现在我每天回家先过暴力殴打这一关(大门口姓毛的黑保安),才能安全到家。(见附2视频)

“假物业”是20128月进驻小区的,也就是从那时起,特务逐渐“围困”我家,到目前超过半数的“邻居”都是便衣警察的《隐蔽房》。一年后,我本人开始遭受暴力镇压:《谷都派出所》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谷都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20131119-20日,见附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2014625日,见附4);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被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2016112日,见附5);《谷都派出所》便衣警察到我家里来踢门(2016316日,见附6)。这些不都是政府犯罪——镇压行为吗?!这些镇压行为都发生在“假物业”进驻小区,系统性在我周围布控特务之后。现在便衣警察像苍蝇一样跟着我,只要我一出门,哪怕是出去买菜,都有一大堆便衣特务像苍蝇一样跟踪监视。这些“苍蝇”都是用维稳费开支的。  

我们小区的的业主大会涉嫌程序违法——没报名就成立的《筹备组》涉嫌程序违法:《三乡镇华丰花园小区业主大会筹备组》。我本人在小区里从来没见过报名通知——《业主大会筹备组》的报名通知。合法的报名程序本身就是对业主资格的一种审核过程,至少要拿出房产证才能有效登记,即报名的(当然还有其他的法律规定也都是要遵守的)。缺少这个关键程序,那谁知道名单上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秘密警察都能上吗???(见附7

那为什么违法也要在这时搞这个业主大会呢,因为要引入新人。肯定不能直接说自己是秘密警察队伍,要搞的像一个真实的公司。逐渐的把原有的知情的老特务们都撤走,启用少一些的、花费低一些的新人,达到减员压支的目的。哪怕不是维稳队伍的人、哪怕是临时雇佣来的不明真相的普通人也行。

“假物业”的撤出还带来一个问题,“公安”作为责任一方要怎样给下家结账的问题。因为他们是违法进场,业主不给他们付钱,他们用维稳费支撑了5年(你们看看共产党为了害人下了多大的本钱?!),那么如果移交给正常的物业公司,你是不是把这5年物业费都补上呢?用维稳费补上?维稳费本身已经压缩了!如果你不给人家补上,人家不接手呀!

另外,当初公安“假物业”进场时,涉及代收水电费的问题。电霸比较强势,当初就把管电的权力收回去了——供电局自己收费、不经过“假物业”转交,还让政府投资180万人民币,更新了电路、设施、设备(电表箱等)。供水公司就不行,吓的不敢接收,其员工还说你们小区的物业已经几年没有正常转交给我们水费了。供水公司宁可收不到钱也不敢从公安手里接收工作。那么整个小区5年的水费,公安都给埋单吗?居民(业主)不交费是因为没法缴费,水公司不敢收,居民(业主)不是责任方,公安强行安排的维稳“假物业”才是责任方!(见附8)你们让业主付钱,你得拿出物业合同,走合法程序,得到大家承认才行,你们涉嫌程序违法搞出来的任何“大会”都是不被承认的。

便衣警察,老百姓都跟他们叫狗特务,实质上就是汉奸——共产党的奴才。他们下岗还能有好下场吗?普通人丢了工作还能找新的,特务能吗?下去就是被清洗、被灭口。这样悄悄撤出的目的,一个是不让受害人察觉,共产党的邪恶镇压已经维持不下去了,调他们离开我的视线;另一个原因,也是“调虎离山”,不是说汉奸们有多大本事,而是他们知道的太多,他们当初来的时候都知道是要来干什么(迫害好人),和迫害对象是谁(指我)。调离这个位置才方便灭口吧!

从去年9月下旬日本企业公开要求抱团撤出中国,到现在迫害(维稳)经费不足逐渐表面化了。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汉奸、奴才(指警察、便衣特务等维稳队伍,见附9)。受迫害的好人不着急,汉奸的迫害很快就维持不住了。到那时汉奸、奴才们的报应还更大。


附:
1、《姚根生还想诈骗维稳费,居委会、派出所还想成立《假业委会》诈骗维稳费》

2、《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

3、《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4、《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5 《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6、《便衣警察到居民家里踢门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7、《没报名就成立的《筹备组》涉嫌程序违法:三乡镇华丰花园小区业主大会筹备组》

8、《便衣警察扮演物业公司:断水威胁敲诈业主、殴打业主》

9、《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三遇暗杀:《杀手(警察)》皆遭现世报


昨天周日(514日),我本人有惊无险,经历了一次生死劫难。

昨天午饭后我乘公交车外出购物。车开出去两站后上来一个人,此人上车后就坐在我旁边,他手里有刀,半圆形的折叠刀,半个手掌那么大,他坐在我旁边坐了三站路就下车了、没有动手杀我就下车了——有惊无险。

他手里的刀很特别,半圆形折叠起来的,半个手掌那么大——小巧玲珑,我逛过那么多商场都没见过这样的刀,这是专业设备?这把刀和几片钥匙串在一起,握在手里好像拿着一大串钥匙(带钥匙扣),别人看见他并不特别,就是一个人手里拿着钥匙嘛。一般的菜刀、匕首、水果刀的刀刃都是平的,镰刀的刀刃是凹进去,都是为了切削方便。那么这种刀的刀刃是凸出来的,半圆形的,干什么用的?在我看来这种刀只有一种用途——切割人体深处动脉,即杀人、快速杀人用的,这就需要刀刃凸出,才能瞬间割到受害人的肉里面去,而且《杀手(警察)》需要这个刀做的小巧玲珑、方便携带,才能在公共场所使用——不动声色的杀人、并快速抽回凶器、快速隐藏、快速撤离,是为着这个目的而专门设计和特殊加工的。能有这样刀具的不可能是普通人,就是公安警察(便衣),这种从来不公开售卖的特殊刀具只有“公安”内部才有。也不可能是医生的手术刀,医生的手术刀不会做成钥匙扣的形状,医生的手术刀只在医院环境中使用,不存在携带方便或不方便的问题,做成钥匙扣的形状绝对是为了带在身上使用(杀人)方便!

因为他上车就坐在我旁边了,他还不停的玩这串“钥匙”,就在他摆弄钥匙串的时候我看清了这是一把折叠刀。《杀手(警察)》怎么会把凶器暴露在受害人(指我)面前?不是这样的,他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以为我不会看清这是什么!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来干什么的!他玩这个东西也是麻痹受害人(指我),好像很轻松的样子,还可以随时出手、不需要再经过掏出的过程和时间。另外一点,这个《杀手(警察)》比较“自信”,他自己肯定能杀死我,就算是我看见了也马上就要死了,死人也不可能再活过来揭露他用什么样的刀杀的、怎样杀的。看起来,他一贯这样杀人,“万无一失”。 

那辆车上就这么一个空座,我右边是车厢壁,左边是《杀手(警察)》,前面是栏杆和门口,后面座位上还有人,可能也是便衣警察,来配合杀人的。当时如果他要动手的话,我根本躲都没处躲呢!昨天我刚一到车站就看见这个车了(中山市公交216路),怎么这么“巧”!正常的公交车都是要等的。上车的时候我本想从前门上,司机不开前门,就是强制我从后门上,正好坐在他们“安排”的位置上。

这样“完美的杀人计划”,受害人(指我)已如案板上的一块肉了,为什么《杀手(警察)》没动手呢?这样的《杀手(警察)》也不可能良心发现,他们都制造了专业杀人刀具了,不知道杀了多少万人了?!我当时没有看到其他的显性因素,能让他收手的。在我的判定,这个《杀手(警察)》的身体出了问题了——突发急症,他身体非常痛苦,他迅速下车是为了逃出受害人(指我)的视线,他的痛苦不会马上暴露在我眼里。我认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其实他是遭现世报了——急症、绝症!一命呜呼都说不定呢。 

其实我眼见的《杀手(警察)》遭现世报的,他不是第一个了。早在42日,那天我也是出去买东西,我刚一走出超市、过马路时,就看见一个骑摩托的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平地上就摔飞了,还重重的落到地上,头盔面罩都摔碎了。那个十字路口的马路都是很宽的(中山市中山二路“利和”路口),当时周围没有车,他自己就摔那么重、还是在平地上。我看他当时摔的很重,但是他挣扎着站起来,驾车走了。如果他真的是来杀我的,那他肯定急于离开我的视线,就算重伤,他也会迅速离开的。后来我等车很长时间,那也就证明他确实摔的很重了,没法下手了,落下什么残疾都可能。这也是现世报吧,这个《杀手(警察)》就算不死,可能下半生也没法正常生活了。

还有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去年1016日,距离目的站不到一站的距离,我们的公交车忽然被一辆小轿车撞上了,轮胎上挡板都掉到地上了,小车头瘪了一大块。地点就在珠海市翠前小学大门旁边的路口上。当时的路况非常简单,小车从叉路上出来为什么要撞上直行的公交大巴?难道司机被催眠了吗?不论原因怎样,不论后来怎样,当时就造成一个状况,我没有到达我要去的地方,转去别的地方了。说不准在目的站上安排了杀我的计划呢——我当时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杀我,此后又经历了两次有惊无险的暗杀(如前所述)后,我觉得那天也是。

那天我上车的时候,有很多公交大巴车在总站待发,我就问了前面的一辆车的司机“是不是你走?”,这个司机嗯啊的答应一句,并不作正面回答,我当时就一愣,这个司机这么奇怪?!现在看来这个司机其实是个警察(便衣)扮演的,他会开车,但是他对公交车司机的工作并不熟悉,也不敢多说话,所以表现有点“失常”。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自己是普通乘客,他不这样想呀,他知道他是来杀我的呀,他把我当成受害人——一个将要被他们害死的人,他比较心虚,也造成他表现失常。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那他也是遭了现世报了,便衣警察驾驶公交大巴,把车都撞坏了,至少要给人家修车吧。

半年三次暗杀一个人(指我),这么高频率的暗杀计划,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何况还要调动其他社会部门配合,一般人根本做不到,是公安系统专门做的——政府杀人行为(未遂)。在政府公安里有专门的队伍!迫害我、杀我就是他们的工作,这些警察专门研究我,研究怎么害死我。我不知道像我这样受害人有多少?有报道说,雷洋案如果翻案,四千多警察要辞职。如果把研究我的警察都找出来,我看四万都不止。在这三次暗杀之前的二十多年里,我遭遇数次强制失业、绑架等迫害,已经写过很多了(见附)。至于非要害死我的原因,没有人对我提半句,他们以为他们不说我就不知道。其实没有原因,是警察们故意害人、专门祸害好人,他们鬼鬼祟祟,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以为别人都不知道,暗中害死我就完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来害我,谁就要遭现世报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5、《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6、《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7、《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8、《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9、《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10、《呸!呸!呸!》

11、《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12、《39大劫有惊无险:搞不臭就害不死》

13、《窃听法轮功的秘密警察提前5年送入大学“镀金”》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便衣警察利用“邪法巫术”害人:一个具体的施法地点在11栋502


中共“公安部门”系统性利用低灵邪魔、民间巫医神汉,祸害老百姓,用维稳费给这些邪法妖术发工资,给他们“便衣警察”的身份。公安《谷都派出所》一个具体的巫术地点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502,还有其他地点,我在本文中也会提到。我讲一下具体经过。

经过一年多的观察,我亲身经历的一种邪法巫术——蚊子围攻、强制失眠。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楼上发出在地板上拖拉重物的刺耳声音、有时还重砸地面(我家的天花板多处裂开),巫术士通过这样的活动招引低灵到来,低灵来到本地的标志是:像乒乓球落地又弹起的嘣嘣嘣的声音。经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以后,受害人(指我)家里就会出现“邪法蚊子”,注意是“邪法蚊子”,跟普通蚊子不同。第一,这些蚊子是定时出现的,每过一小时出现一组,一组3只(蚊子)。一般的蚊子还会定时到哪一家去吗?!第二,这些蚊子会围攻受害人,低灵控制着这些蚊子跟受害人斗智斗勇。第三,邪灵强制受害人失眠——失眠假象、不让睡觉。在最近一年中我每天晚上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所以我就把它总结出来了。

上述情况会在我入睡后不久出现,那么为什么不在白天或者我睡觉之前就施法呢,那样不是更能全天候的折磨受害人吗?这也是邪法的一个标志,因为白天人们比较清醒,邪法无法起作用,而入睡后人的精神完全放松了,邪法巫术才能害人。

今天天气比较热,502开着门,巫术士背对着门看电视呢。这个巫术士,我认识的,所以尽管是背影,我也看得出来,他就是去年316日到我家里来踢门的便衣特务——《谷都派出所》的雇佣的便衣警察。他当时就暴露他便衣警察的真实身份。

2016316日,晚上9点不到的时候,这个人到我家门口,一脚踢烂大门上的4根钢管,下了死手(脚)。他在行凶踢坏我家大门的时候对着受害人(指我)大喊“你报警,你报警”,看我不报警他还反复问我“你(指我)报不报警啊?!”他的目的是让我报警???他怎么不冲进来害死我呢???他知道我有退路?他冲进来也逮不到我,我能跳窗逃生,我能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从窗口跳到楼下的平台上而不受伤。上一次《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绑架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逃生的。问题在于,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是派出所的便衣警察呗!(详见附1

因为他面对面到我家门口行凶的过程中,我看的比较清楚,所以看背影也知道他就是那个行凶的便衣警察——“踢门特务”,他是公安派来的。他屋子里还放着一个婴儿车,这个婴儿车也很熟悉!那天(427日)一个便衣特务不就是用这个婴儿车带着一个杂种孩子在院子里监视过我吗?!特务当时还拿出手机来报告受害人(指我)的位置呢(见附图和附2)。这也从一个侧面、又一次证实了那天揭露的真的是公安特务。两个特务(便衣警察)共用一辆婴儿车?他们两个也不是一家的,都不是一个地方来的,踢门特务是北方口音,而那个特务是南方口音。他们用来充当道具的婴儿只能是拐来的,正经人家的孩子能送给特务当道具用吗?公安部门内部有专门拐带孩子的队伍?!

我现在回忆他踢门那天的一个细节:我正在自己家里播放《九评共产党》电视片,那天我也是开着门,视频的声音大了一些。我当时不知道他是搞邪法巫术的、我根本不知道我楼上住着这样一个邪法特务。有人说《九评共产党》带有正法的力量,凡是邪法都会害怕,他在楼上听到了,就下楼来踢门了。这也为他今天的暴露埋下了伏笔,为公安系统的邪法巫术的暴露埋下了伏笔。如果不是这个情况,他不会主动出来的,因为他自己知道搞的是邪法巫术,是见不得人的,他能主动暴露吗?是他身上带的邪灵受不了《九评》的正法能量了,折腾他出来的。

这个会邪法妖术的“踢门特务”以前住在703,被揭露以后他不去703了,转到502了。由此看出,公安强占的所有房产都是《隐蔽房》,特务是流动的,让他们住在哪户房产里就是让他们值班,当然每户《隐蔽房》里都有基本的生活条件(家具、家电等),因为是系统性的针对受害人搞迫害,所以做的是长期打算,都不是临时居住,这样也可以制造假象,让周围邻居以为这也是一户正常人家,而不是公安特务值班的“办公室”。特务晚上来施邪法害人,白天可能去别处休息,等于上晚班,当然也可以不动就在这里休息,反正条件都有嘛。公安部门用维稳费安置邪法的生活条件、专门害人。

这栋楼里超过一半的房产都被公安强占了:303304403501502602702(见附3),还有401。记得几年前301那家业主刚刚买房做装修时,装修工人与我闲聊时说他半夜听到楼上发出在地板上拖拉重物的刺耳声音,在这里还睡不好觉……。当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现在看来也是便衣警察利用邪法巫术在害新业主301了。后来301业主卖掉了房产走了!301房主走了以后,他家楼上的401的便衣警察也撤了!空了一段时间了。这些现象在当时看都是孤立的事件,所以人们不容易发现是“公安”暗中在利用邪法巫术故意害人、系统性的害人、有组织的害人。那么我是怎么发现的呢?

邪法不需要消耗能量吗?!需要呀!经过一年多的观察,也是我承受的过程,我发觉邪法蚊子由原来的每一个小时来一组,变成每两个小时来一组了。就是巫术士需要更长时间来积聚能量才能启动他的邪法了!那我就知道了巫术士的邪恶能量消耗的很多了,邪恶快要顶不住了。

那么公安这样害人的目的是什么呢?一个直接的目的就是逼受害人搬家,不让你过好日子,折腾你、折磨你,就是不能把你关到监狱里,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也让你难过。301属于这一类的,承受不住邪法的迫害、卖了房产走了。

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我这里只要出现任何一点问题,他们就会说是炼法轮功炼的,看,炼法轮功炼的身体垮了、炼出毛病来了、或者炼的精神崩溃了,只要出现这样一例就能反复抹黑法轮功,还是奔着正法修炼来的。其实是中共暗中搞的邪法巫术,所以他们搞这个邪法不能公开,在暗处搞、才能栽赃陷害。怪不得中共急于把那么多不练功的人和没有开始接触气功的人都秘密的定成法轮功。(见附4)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没有信仰的常人,如何能对抗这样的邪法巫术呢?以目前中共公安操控的邪法数量和能力,中共凭空捏造一个邪教名字,就能拿出很多“事实”,你看这个人如何如何“不正常”,邪法巫术是他们自己搞的,他们当然知道哪个人什么时间应该睡不着觉、什么时间应该出什么问题。

如果共产党真是无神论,那么也不应该信鬼。用共产党的话讲都是“唯心”的嘛。但是我看到的事实相反,共产党不但信鬼,还利用鬼,通过政府结构、利用邪法巫术害人。共产党是假无神、真有魔。共产党是不叫老百姓信神、从而失去神的保护,那共产党的邪法巫术就可以大行其道、肆意害人了!


附:
1、《便衣警察行凶,到居民家里踢门(谷都派出所):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2、《这个狗特务(秘密警察)不了解小区情况,暴露了:带孩子的不一定是好人》

3、《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4、《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镇压名单》就已经秘密拟定了》


照片说明1:被踢坏的我家大门,踢门特务几次都没拍到,他知道自己是邪的,一拍他就跑。不过只要他还在这里搞“邪法巫术”,总有一天会被拍到的



【照片说明2】:就是这个婴儿车,两个便衣警察共用着一辆婴儿车。孩子是拐来的无疑。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我不属于“监视居住”:我本人不知道



法律上的“监视居住”是经过法院判决的,经过一系列的司法程序,最后一步才是监视居住,肯定要告诉本人的——人都有知情权,负责监视的部门和期限在判决书上要写的清清楚楚,被监视的人不签字承认还不行呢!还用得着偷偷摸摸的监视一个认罪的人吗?!然而,在我被监视的二十多年中,我本人根本不知道我已经被监视了,我也不知道监视我的情况和真实原因,更不知道是什么部门、什么人在监视我,所以我不属于“监视居住”,我是中共政府迫害政策的“受害人”。

这二十多年,在我周围偷偷摸摸监视我的便衣警察有什么法理依据呀?!他们的主子——公安机关连法院都不敢去!也不一定没去过,也可能法院不受理。因为他们把我劫持到精神病院时,人家都不敢收治。(见附1)谁接手谁顶罪呀!

首先,2013813日中央政法委出台的《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明确规定公检法司人员必须对自己的行为终身负责。第二、20141023日,18届四中全会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这是为那些知法犯法、执法犯法者量身定做的,违规者必将会受到终身追究。第三、201631日施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取消了旧条款中的“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不追究警察责任”的免责条款,案件的经手人只要活着,就得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后果。国家《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很显然的,这一系列规定不都是针对基层领导和具体办案人员的吗?谁执行谁负责!

如果我不属于“监视居住”,那么现在监视我的这些人员连“执行”都算不上,赤裸裸的犯罪!连警察、公务员都要被清算,何况你们这些编外的狗特务呀!我也不属于任何受控制的人群。我被强制失业后在家呆着,基本不参与任何社会活动。

我不知道,但是警察们自己知道呀!怪不得我在派出所里大骂派出所长他娘,他们立刻就把我放出来(见附2)。警察们自己心虚呀!他们就只是勾结了家属呀!(指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那有什么用?!警察勾结谁都是在犯罪呀!

他们在我面前刻意不提法轮功,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把我当成法轮功来迫害!瞒着、骗着我害死就算了?!不要脸!你们拿出真凭实据、正规手续来!你们恬不知耻的问我有什么问题?你们不知道我有什么问题,凭什么绑架我到派出所、凭什么非法关押我。(见附3~13)你们都没脸说出来!

直到现在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正好!罪都是你们警察的,我这里没有任何恩怨、矛盾之说!我也没求过任何人任何事情。罪都是你们的,谁执行谁负责在法律上早已明确(见前述):谁监视谁犯罪!谁跟踪谁犯罪!谁窃听谁犯罪!谁绑架谁犯罪!谁迫害好人谁犯罪呀!谁犯罪谁自己扛呀!天惩人治早晚落到你身上!


1、《精神病院为什么不敢收治我:他们无法评估“公安”对他们的坑害有多大!》

2、《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3、《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4、《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5、《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6、《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7、《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8、《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9、《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10、《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11、《呸!呸!呸!》

12、《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13、《39大劫有惊无险:搞不臭就害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