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公安《谷都派出所》安插在银行的卧底特务——詹嘉川: 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


昨天看见银行贴出了“搬家”通知(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见附图)。新址就在马路对面。很显然银行并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家银行在这里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地理位置也好,地处交通要冲的十字路口,从几个方向到这里来都很顺路,新址在地理位置上还略逊一筹呢。能把银行逼到搬家的地步,也不是一般的人吧,从我的亲身经历看,是公安机关《谷都派出所》。去年,公安镇压我最严重的时候在街上摆上桌子公开监视我,地点就在这家银行的门外。公安警察都是一些流氓渣子,给银行的安全也带来了危险,我想一定是出了问题,所以银行在门外也增加了摄像头数量。看摄像头的位置不就对着警察吗?!(图见附1)。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恶警们就撤了这道“岗”。但还是用恶劣的手段逼银行搬家了,我认为“公安”早在几年以前就在银行内部埋伏了《卧底特务》——詹嘉川。我说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201315日本人我本人去银行办理新开户(普通储蓄卡,以下简称A),银行名称:中国工商银行中山三乡华丰支行,柜员:詹嘉川。为使用方便,填单时我勾选了“网上银行”项。排队超过半小时。(我们这里是个小地方,总人口只有20万左右,到处都是银行,正常根本不需要排队,可能是雇人排队、故意折腾顾客)

轮到我时,詹嘉川的问话和“建议”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详细如下:

詹嘉川:“我从系统中查到,你在本地工行还有另外一张银行卡(以下简称B),你必须把B的网上银行先取消掉,然后才能开通A的网上银行,并把这两张卡开在一起。”(我当时就一愣,柜员能不能这样查“普通储户”都有个违法的问题!)
我:“有这个必要吗?为什么取消?B还在用,我想再开一张新卡A。”
詹嘉川:“B是你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我们的柜台上办理的。”
    我:“你说的不对,是我本人在这个柜台上办理的,是我亲自办的,这个不会错。你这个说法是无中生有,真可笑”(当时这个柜台是其他柜员值班、办理的,但是如果柜员的系统真能看到储户的个人信息,那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笑话。)
詹嘉川:“我们这的系统就是这样显示的(实际上我看不到他柜台内的系统是怎样显示的),你今天把B取消掉,明天再来开新卡A。”
    我:“什么?开一个普通的储蓄卡需要两天时间??? 我开一个新卡,跟旧卡有什么关系呀?”
詹嘉川:“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办的。”
    我:“你们这里也不是这样办的,B也是在你们这里开的,当时,我在其他城市已经开过你们工行的卡(以下简称C),当时的柜员也没有要求我必须取消C卡呀。可见持有旧卡跟新卡是没有关系的。
詹嘉川:“我系统能看到你在其他城市还有卡,在我们这里也开过卡。”
   我:“难道我跑到千里以外取消C呀。
詹嘉川:“那C就不用取消了。”

看来,取消不取消(旧卡)都可以开新卡!!!如果真像詹嘉川说的“把新旧两个账户关联起来”,那我还开两个独立的账户干什么呢?这样的诱骗合法吗?对话进行到此,詹嘉川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说“B是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柜台办理的”,这明明是个无中生有的说法,他却重复说几次,这是什么样的无赖呀!他实在无话可说了!但是詹嘉川固执地要求我先取消旧卡,否则就拒绝给我办理新卡,实际上我那天也就真的没有办成新卡。当时他没有进一步暴露,所以这么多年我也就一个“怪事”就过去了。

这件“怪事”过去3年以后,2016314日,公安企图非法扣留我的个人存款(未遂)、非法冻结我的储蓄账户失败,公安气急败坏,派便衣警察到我家里踢门(详见附2),以及此前的多次非法绑架、关押迫害(见附345),我才开始怀疑银行是故意这样对我。起初我以为是银行方面故意配合公安、镇压好人。当银行被逼搬家的通知公开贴出来以后,我才发觉不是,不是整个银行都为公安的“维稳镇压”服务,而是詹嘉川的问题——他是公安《谷都派出所》的秘密警察。那这样一看,“怪事”就很明白了。

詹嘉川前后矛盾的说法,其真实目的是获取我的“个人账号”和“签名授权”。取消旧卡,你(指我)至少要把个人账号告诉他(指詹嘉川)或者写在单子上吧,还要签字同意吧!这样一来秘密警察——詹嘉川就拿到储户授权了!他拿到这些以后,拿去干什么也很明显了,就是拿给公安维稳队伍,为下一步的经济迫害所用(非法扣留存款、非法冻结储蓄账户),一旦拿到我的签字,那他们的“非法”就有了“合法的借口”了。

其实当时詹嘉川一说出“我从系统中查到,你在本地工行还有另外一张银行卡……”(见前述)我就一愣啊!!!怎么他能随便侦查别人的个人账号?不需要立案就能侦察别人吗?柜员有执法权吗?这么做涉嫌违法!银行的柜员系统也不会这样显示的。(我本人在多个城市工作过,在很多银行办过这种普通储蓄卡,接触的银行柜员也很多,除了詹嘉川以外没有任何一个柜员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詹嘉川后来的对话中已经暴露了银行的柜员系统中是看不到他说的这些信息的。他说“B是你自己在网上注册的,不是在我们的柜台上办理的。”——这与事实相反。之前我本人跑了两趟(去银行柜台)才办好的,怎么会不是呢?!那时的柜员是个新人,她还不大会办新开户,我回家以后上网不能用,我当天就二次返回银行到银行柜台找她的同事帮助,才办好的,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是在这家银行的柜台上办的。如果柜员的系统真能随便侦察到储户的个人信息,那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笑话。

那么詹嘉川无中生有怎么说的这么准呢?我的确有两张储蓄卡,一张在本地开立的,一张在外地开立的。我那天去办的是第3张卡,我打算用这张开专门用来缴存水电费,跟我已有的两张存有现金的卡分开使用。很显然,詹嘉川知道我已经有两张储蓄卡了,他的目的是获取具体的账号和签名(授权)。那么他是怎么知道呢?

我爸是告密者。此前我不知道我爸是告密者,我也不知道我爸已经勾连公安警察监视、跟踪、迫害我好多年(强制失业等),我不知道是恶警勾连我爸暗中迫害我。(见附67)。在《谷都派出所》绑架、劫持我到精神病院的囚车上,我爸亲自押车(见附8)。我爸知道我在工行有两张储蓄卡,但是我爸不能问我卡号,因为存款是我个人的,我工资收入积攒的储蓄,你当爹的也不能抢过去吧,他问我准确账号,我也不会告诉他,还会引起我的怀疑和反感。但是我爸能套出我的话——我在哪家银行开立过账户,我爸是利用了我孝顺的天性和人类信任父母的先天本能。

其实我原本有账户,不办这第3张卡也是够用的,是我爸积极建议去办的,当天也是我爸载我去银行的,我爸当时没有暴露,我浑然不觉的就同意我爸的建议了,也就目睹了詹嘉川的表演。也可以看出来,勾连我爸的《谷都派出所》已经把詹嘉川(秘密警察)安排到位了,才骗我去的,因为我当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都是来镇压我的,专门针对我、镇压我,他们没暴露的时候,我也没法猜测,也就没法防备。

有家长在场(指告密者——亲爹郭德源)银行里的秘密警察就能违法侦察别人吗?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是我爸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不是我自己赚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钱有问题?公安镇压机关为了非法扣留我的存款、非法冻结我的储蓄账户,甚至派特务到我家里开锁入室,盗窃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特务偷错了文件,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文件留存在我手里,已经转放到安全的地方。(详见附9)人算不如天算,我先一步清空我的储蓄账户、把现金都去出来,作恶的警察们扑空了。(见附10

昨天看到银行的搬家公告以后,这些年中的一些疑惑也“恍然大悟”了。那天我宁可没办卡,我也没有给詹嘉川签字、也没有告诉他我的账号。在此后的几年中,不论公安警察、便衣特务怎么残酷镇压,但是始终没办法利用法律在经济上截断我,他们不敢去法院依法依规的申请冻结,因为他们没骗到我本人的签字;也没法在名誉上搞臭我,我本人堂堂正正一辈子、出淤泥而不染;所以也就一直没法害死我。


附:

1、《《谷都派出所》自打嘴巴:恶警也被监控录像了》

2《便衣警察到居民家里踢门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3、《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4、《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5 《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6、《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7、《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8《精神病院为什么不敢收治我:他们无法评估“公安”对他们的坑害有多大!》

9、《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10、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发表评论